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意绮】流萤

#201708 贺意绮五周年#

本章开始时间线混乱,以及有刀预警。


其二 · 老

苦境多山,但与引人观慕之名胜不同,其峰多奇险艰卓,而常人鲜有敢一攀者。

自那日绮罗生自异时异地苏醒后,竟发觉体内兽花艳身似乎是被某种异力激得复苏如全盛之时,在他昏迷之时已自发将原本令他油尽灯枯的余毒逼出泰半。毒既已不成妨碍,紫府内元功便也逐渐恢复,几日下来他已然看不出丝毫病态了。

现下他独立于这样一座险峰的半腰间。他听闻山名指月,亦即因此山高而近天之故。于山麓仰视此峰极险,窄道方寸旁便是悬崖峭壁,目尽处全然一片仿佛能噬人吞骨的万丈深渊。

若在平常他是决计难以攀及此处的。非是其他,只因他素来有惧高之症,难享高峰之乐。然正当他于山脚处望高欲退时,却有一道轻柔而熟悉的力量似是等候多时般,将他缓缓托至山半。

——正是他落入此地后,一直凭体内莫名元力感应追觅的柔和波动。

遭陌生人逼杀后无征兆落入异世,对于任何人而言都不会是什么美好的体验。然而不知为何,这种柔和的灵力波动却如水波一般,渐渐平缓了他这几日来本该焦郁愤懑的心绪。

 

山腰处几步行去便见一片开阔,疏疏朗朗栽满了梅树,一处流瀑高悬山侧,潺潺的流水声远远传来,山间更显清净隐逸。

绮罗生步伐一顿,自他落入这里后,始终令他觅迹前来、若有似无的灵力波动终于清晰。

远远望去,有一道身影立在梅树下。

绮罗生近走而去,却见先前所见那银甲白袍,金盔覆首的战士已换了模样。原本一头黑发尽数成了银色,一丝不苟地高高束起,却再无浓烈的杀伐之气,只余凭虚御风的飘然仙形,静立于高树之下,衣袂随风而动。一柄古朴的长剑负在他之背上,一人一剑,宛若一体。

正值月上中天之际,清朗的月色如水银一般,这人双眸微阖,月光下长睫在一张白皙得异于常人的面容上投下浅浅的阴影。

绮罗生本该立即上去质问,此刻却看得有着发怔。

数百年前他与这人亦只是一面之交,当时病躯之下不曾细察,而此刻竟觉一时挪不开目光。

怔忡间,那人却忽然睁开了眼,一双眸子是深邃得有如碧海的湛蓝。

“绮罗生,”他唤道,语气中有浅浅的笑意,“你终究来了。” 

“你……”绮罗生下意识退了半步,又急切道,“你在等吾?…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吾会在此处?那时你为何要构陷于吾?”

那人眸子里却没有任何波动,亦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道:“这次你不记得么?无妨,日后你自会知晓。而现在,吾终究该向你道别了。”

“这数百年来,吾虽武道有成,容颜不改,但即便天人尚有五衰,更况此身终是肉体凡胎,离开战云之后便不能汲取云泉之力,难逃生老病死。”不等他反应,那人接着道,语气中掩着深沉得难以察觉的温柔和留恋,“你能融元生造化球于己身,获得异力,本不该为吾停留。虽知言之无用,但吾希冀你……莫要再执着于吾意琦行了。”

“意…意琦行?你…你不是绝代天骄么?”绮罗生听得一头雾水,皱眉问道。

然而面前这人却仍然没有回答他,只微微抬头,似在望向深黯色的苍穹:“时日已到,我战云之人身逝后将云化,望届时吾能聚云一片,于九天之上为你遮蔽烈日。”

绮罗生一惊。他这才发现,这人的躯体非虚非实,白皙得迥异常人的肤色在月光下显出一种琉璃般的透明来。

仿佛下一秒就要溶化在月色中。

“吾……吾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竟有些慌乱,几乎生出了逃离的念头,然而下一刻却被凑近的身躯所阻,落入了一个犹带剑一般凌厉的气息,却依旧温暖的怀抱。

那剑者拥住了他,又微微低下头来。他下意识地眨眨眼,只觉有什么温暖而柔软的东西轻轻触上了他的前额。

“再见。”耳边的道别轻如微风,伴随着长剑落地的声响。

他惊讶地睁眼,眸子上犹存一丝温意。伸手去触碰时,只见点点金茫于半空中由聚而散,然而眼前却哪里还有半分人迹?

不过了如幻梦一场。 

他徒然四顾,这名为指月的山峦此刻显得分外清幽,远处的流瀑声清晰,却是全无人迹的模样。

唯余一轮冷月高悬中天。

 

“意琦行?”他喃喃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他怔怔在原处立了一会儿,才觉唯一能证明方才不是一场梦的,或许只有脚边坠下的那柄古剑。

他微俯下身,轻握住了犹带余温的剑柄,又无意识地攥紧了。

[TBC]

评论(10)
热度(21)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