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意绮】流萤

#201708 贺意绮五周年#(如何用一篇产出混两个生贺233)

做个前文集合:[] [] [怨憎会] [五蕴炽盛] [爱别离] [] [] [终始]


其八 · 终始

金色殛雷呼啸着升上高空,又在云端轰然绽开,点点金芒随之坠如天降光瀑。最高处的战云悬圃四周环有无数金色虚影,那是在云雾缭绕中徜游的战云龙魂。战云界子民皆肃立于悬圃百阶之下,虔心仰望令人心折之景。

这是战云界规格极高的盛典,为的是庆贺一月前战云二皇子诞生。战云之人繁衍能力不算强盛,在成千上百年的生命中未诞子嗣之人不在少数,王室同样人丁稀薄,从平民中挑选优秀者作为继承人也是常有的事。十数年前王后诞下长女之后就再无所出,此次二皇子出生时竟伴有九声祥雷落空,正是最好的福兆。

绮罗生悄然立于人群一角。他之装饰已与战云族民相去甚远,然而无人注意到他,只因他之身躯已然虚渺得如同一个残影,若非功体高深绝难察觉。

典礼已经进行到了尾声,接下来二皇子将由战云王尊送入云泉,并让他独自在一旁的小泉池中浸上三天三夜,其目的除净秽外,更是从中汲取战云本源之力从而开智。他不曾看清那个襁褓中的小小孩子,却在百阶下就能遥遥感受到便是那个人。

盛典结束,族民们各自散去,云泉外也由战云王室加上封印,不到三日不得打开。绮罗生又在僻静处等了半日,入夜后才悄悄踱到云泉附近。他将体内元力运至身周,封印果然毫无阻碍地接纳了他。

云泉周遭雾氲霭绕,黑夜中更是难以视物。而绮罗生仰仗熟悉元力的指引,一步步靠近那份熟悉的气息。

云泉名为泉,实则是云化之水。其间温暖而湿润,而那个披着小小胄甲的婴孩虽刚满一月,却能径自毫无依凭地在其间濯然肃立,身周有无数殛雷若隐若现。

绮罗生在他三步之外驻足。与此同时,他骤然睁开了眼睛。

那双日后将凛冽如霜的眸子此时还只是如雨后初霁的浅蓝,看起来格外澄澈。绮罗生俯下身,右手虚虚覆上了他的胸膛。

“元生造化球之力已被我消耗殆尽,这余下三成,是属于你的力量。”绮罗生低声说。

婴孩眨了眨眼,认真地注视着他。绮罗生阖目勾起了唇角:“殿下,剑宿,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日后的几百年中,他们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

那个白衣的残影在云泉中如琉璃般寸寸碎裂,温柔地在二皇子身侧擦过。他一双颜色清浅的眸子眨了眨,下意识地去握住半缕金芒,却看它们流离散落,最终尽数归于云泉之中。

“萤……”

年岁尚幼的婴孩低喃道,说出了此生的第一个字。

 

【END


[后记]

时间线乱七八糟肯定可能没写清楚?简单解释两句。

在[死]章中,绮罗生对意琦行没有说实话,因为他的寿元受损,如果一旦停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点,不过几十年就会死去。按他的性格,当然不会愿意这样抛下意琦行一个人。所以他在不同时空中穿梭的目的并不是游历,而是为了让意琦行的每一段生命中都有他的存在。虽然每一段都并不长久,但毕竟也是陪伴。

而意琦行即便明白了这一点也拗不过绮罗生的。他试图在生命的末尾([老]章)中劝说绮罗生不要再执着于他。当然,并没有用【。


在我看来他们的相处模式固然会久处不厌,但却也很喜欢看这样如刀口舐蜜的短暂相聚和彼此牵念的漫长分离,因此写出了这篇压根算不上甜的故事。前前后后写了一年多,最终成稿还是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和难以自圆其说的bug。但月前几番删改,觉得现下自己似乎也难改得更好。犹豫过要不要发出来,不过想想留下黑历史总比在硬盘里弄丢好。对每一位被虐到的读者表示十分抱歉……

相信这不会是我写的最后一篇意绮,那么无妨,以后再写更好的就是啦。

总之,希望大剑宿和小狐狸在每一个平行世界里都能得到完满,不留遗憾。

祝他们安好。


评论(9)
热度(20)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