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意绮】流萤

#201708 贺意绮五周年#


其三 · 怨憎会

战云界,如其名所示,正是一座云端之城。

从全然陌生的时空中消失,再度落入另一空间,双脚接触到坚实的土地时,绮罗生才发现自己身处一片云雾缭绕中。

这一番变故于他而言不过数月之隔,然而他隐约猜到,或许人世已逾百十载。

他在缈缈雾霭间漫无目的地行了几步,忽然眉目一凛。

风里远远传来浅浅的血腥味,伴随着断断续续的、极为微弱的灵力波动。

 

战云纪四百三十七年,正乃多事之秋。

朝天骄皱眉看着案上的呈报,手心无意识攥出了血痕——无论是战云下属还是烟都援军,都不曾寻到绝代天骄。

“王姐…”御宇天骄上前一步正要说话,却被朝天骄抬手止住:“传吾命令,撤回搜寻绝代及残部的一千精锐,明日领兵出战。”

“怎可如此!”御宇天骄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眦目,“云泉不曾有应,绝代天骄必定存活,就算是掘地三尺吾也要将其寻回!”

“御宇!”朝天骄怒道,“你莫要忘了现下妖界联军兵临城下,战云悬圃危在旦夕!又兼巨魔神饕餮失落,吾等战力有损,此时此刻又怎容分出精锐去搜寻单独一人?”

“但那是绝代……”

“正因为那是绝代。”朝天骄别开眼,掩去不知名的神色,“既然他还未身亡,吾相信…他必能活着回到战云。”

 

绮罗生循着那已然渐渐熟稔起来的灵力,走进了一处山罅。

此处似乎是这一界的边缘地带,土地贫瘠得寸草不生不说,还有着可怕的火燎和干裂遗痕。巨石杂乱,山壁上布满了凹凸不平的大坑,仿佛是被某种体型极为庞大的生物撞击所至。

绮罗生步步谨慎地缓行而去,在一块隐蔽的山石后寻到了要找的人。

面前之人仰倒在地,长发掩住了面容,手中松松握着长剑,身着染血的金甲银袍,分明是战云界装束。绮罗生弯下腰去,想拨开其面上黑发,却在触到的那一瞬顿感杀意袭身。

剑锋堪堪停在绮罗生颈前半寸。

这一剑挥出,绝代天骄身上伤处愈发血如泉涌。他面色苍白无比,一双冰蓝的眸子却仍冷凛,不见一丝示弱。

“要取吾之性命,并非易事。”绝代天骄冷冷道。

“吾本该有理由取你性命,但吾并非为此而来。”绮罗生处变不惊,似是丝毫不在意颈上锋刃,“此物,可作证明。”他轻抬手,略一凝眸,指尖有细微金色电流流泻而出。

“战云电元——”绝代天骄眼神一肃,“你是何人?既然并非战云之人,电元为何会存在于你体内?”

“若是吾说吾不知道,你相信么?”绮罗生偏头看向他,紫眸澄澈。

绝代天骄定定与面前这人对视了一会儿,还未来得及说话,忽然地面巨震。他手中长剑不由自主往前一抵,划破了面前人淡蜜色的颈间肌肤。

然而下一刻,剑意消散湮灭。

绮罗生泰然起身,无事一般抹去了那痕突兀的血色。

绝代天骄勉力驻剑站起,踉跄走了几步,却忽然足下一软,颓然倒地。

绮罗生脚步稍顿,犹豫了一下,终究叹了口气转身。

分明先前已结怨,本来即便他心性再佳,也不至于宽容到以德报怨。那么为何,会想要帮助这个实则全然素不相识的人呢?

或许是,不想再见到此人在自己面前身灭魂消罢。

 

精纯的战云电元缓慢地从后心流入绝代天骄体内,他再度睁开了一双蓝眸。

常年出征沙场,他对杀意极为敏感。而此刻直觉告诉他,这名不明身份的人,身上分明没有一丝杀气。

“你究竟是何人。”绝代天骄嘶哑着嗓音开口。

两人各自的前尘和将来有如在此刻倒转,绮罗生忆起自己初次见到这人时的场景,不禁觉得有些讽刺。他勾了勾唇角,绝代天骄如有所感,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

“既然你从异界而来,四奇观非是你能久留之地。”他冷冷道。

“吾来寻一个人。”绮罗生道。

“战云界之人?”

绮罗生摇了摇头,“或许现在是,但将来……大概不是。”

战士银眉皱得更紧,他向来不喜言语藏掩之人,却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那你呢,战云绝代天骄,你又是为何重伤在此地。”

“烟都援军忽然全部反戈,吾部下不及防备下精锐几乎全数阵亡,偶有幸存的也已被俘。二十八名战云勇士与吾强行突围,最终只剩下吾一人生还,被追击至此处。此处有战云龙魂结界,除有战云元力之人外无法破开进入,烟都之人便以烟克云之术封锁了外围。”

“烟都为何没有派军包围此处?”

“目前战云和烟都仍然结盟,如果大肆行动极易让战云生疑。吾要设法迅速回返战云告知骄首此处情状。否则,烟都与妖界内外接应,两方夹击,战云危矣。”

“身负重伤单剑难支,你要如何突围?”

“纵有千难万险,即便拼上性命,为国为家,吾绝不能在此坐以待毙。”

绮罗生轻轻阖了阖眼,不再言语。

此时,地面再次极为剧烈地震动起来。绮罗生踉跄了一下,脱口问道:“这是什么?”

绝代天骄紧紧蹙起银眉,面色更沉:“此处是战云龙魂谷,也即…巨魔神源生之地。”

“巨魔神?那是何……”绮罗生还未来得及问完,忽闻一声惊天兽吼,旋即巨大的棕色翅翼遮蔽了半面天空。绝代天骄不顾尚未恢复,骤然跃起抓住绮罗生向一块巨石后躲去。下一瞬间,另一只更为硕大的巨魔神现于天空之中,先前那只向其狂声嘶吼,一团烈焰从它口中喷薄而出,其中数点落地,他们原本立身之地旁侧被灼烧得面目全非。

“此乃上古异兽,受战云龙魂滋养后力量更为雄厚。”绝代天骄低喘着解释道,“巨魔神数量稀少,因其在成长过程中常常相互厮杀,是以最终数百年中能为战云所用的常常仅有几只而已。那只双翼色泽较浅的巨魔神体型尚幼,似乎是受了些伤,力量有些失控,吾等暂且躲避为佳。”

“如此凶悍……”绮罗生注视着那巨兽遮天蔽日的黑翼,“汝族要如何让其为你们所用?”

“巨魔神极其难以驯服,只臣服于强大的力量下,但其上古时期曾与战云王族结成契约,每一代战云首领可以通过血契对其进行控制。”绝代天骄道,“巨魔神为吾族提供力量,吾族束制并翼护之,使其不被当做苍生之祸而遭人剿灭。”

他话未落音,忽然闻得两只巨魔神同时发出极为尖锐刺耳的吼声,紧接着又一声巨响,整个大地震颤不已。似乎是有什么极重的东西狠狠砸在了地面上,灰黄的尘土高扬漫散,眼前难见一物。

待尘埃落尽,只见浅翼巨魔神颓然坠在地上,那只较大的巨魔神在天上盘旋了数圈,似是十分满意般仰首嘶吼,不多时便离去了。

两人从巨石后步出,走近了落在地上的悍兽。它如山一般庞大的身躯还在微微起伏,喉间如破风箱一般喘着,猩红的眼珠有些浑浊,带着垂死挣扎的不甘。

绮罗生忽然心间一颤。

“且慢!”绝代天骄见他愈发走近,忙伸手欲阻,却没能拦住。绮罗生蹲下身来,把手贴在巨魔神的前额上,手心有一丝微亮的金芒。

巨魔神先是轻轻颤抖,随即尾翼微摆,扫起一片尘土,不多时竟然发出一声低鸣,缓缓半立了起来。

“这力量……是元生造化球?”绝代天骄睹此情状,讶然道,“不对,为何其中有一部分……”

他没有接着说下去,只因太过离奇——谁能相信,这位来路不明、行事古怪的陌生人之力量中,竟有三分与他自身几乎全然相同、却更为精纯浑厚的灵力?

“吾不知晓。”绮罗生坦然道,“说来话长,这份力量……是吾意外获得。”

“是从何处——”绝代天骄还未问完,却见巨魔神骤然展翼,飞上高空,然后猛地朝两人俯冲了下来!

“危险!”

绝代天骄顾不上出剑,挡在绮罗生身前,身上战云元力顿时暴涨,挟带万千殛雷的电元强烈得几乎能灼伤人眼。然而巨魔神不闪不避,直直迎面向他飞了过来,却在离他不足半尺处堪堪停住。随即这异兽竟然微微低下头,极其柔和地隔空蹭了蹭绝代天骄身周的金芒,猩红的双目还眨了一眨——若不是其体型极为庞硕,这个动作简直如同和主人撒娇的小猫儿一般。它顿了一小会儿,见面前两人没有反应,又小幅度地飞起,落在两人一侧,轻轻拍着翅翼,喉间发出低沉的呜噜声。

绮罗生见状,一时竟然有些瞠目。

绝代天骄却明白了。他曾见过上一任战云首领驯服此种悍兽,这只巨魔神为绮罗生身上的元生造化球之力所救,其中蕴又有与他相同的力量,竟已是无意中结成了契约。

“这只巨魔神已臣服认主,”他转身对绮罗生道,神色肃然,“此事吾不敢居功,但……阁下必须承诺,日后绝不能以巨魔神为祸,否则,绝代天骄身负战云之责,恕无法让阁下带走它。”

绮罗生闻言却微微一笑:“是这样么?”他伸手轻轻抚了抚巨魔神的侧翼,侧首道:“巨魔神是汝界生灵,吾不会带走它。”

更何况……他身上的力量,本来便该属战云所有。

绝代天骄沉吟了一会儿,点头道:“如此也好。绝代天骄在此谢过阁下。”他顿了顿,又道:“既然如此,毕竟阁下于吾界有恩,阁下方才提及要寻一人,吾或可尽力襄助之。阁下可否告知那人形貌?”

绮罗生对视上他冰蓝色的双眸,没有回答。

是你,亦不是你。他心想。

只因此时此地,彼时彼地每一个绝代天骄或意琦行都不尽相同。

“不必了。”绮罗生道。

“为何?”绝代天骄皱眉道,“难道阁下不是为寻其而来?。”

“本来是,但现在……”绮罗生勾起了唇角,定定地注视着他凛如刀刻的眉目。

既然不论是此时抑或彼端……冥冥中,终究能再相遇,也许就在下一次,便能得到他心中已隐隐约约得知的答案。

绮罗生主意已定,遂笑道:“不多说了。你被困此地,族人必已苦候多时了。吾等,就此别过吧。”

“什么?……”绝代天骄还未来得及反应,忽见绮罗生手中金芒大盛,将绝代天骄轻推上了巨魔神背脊,紧接着他蕴着元力的一掌击在巨魔神侧翼。

“带他回去。”他对巨魔神说。

此种异兽极有灵性,一瞬间便载着绝代天骄腾空而起,在空中盘旋了一圈,旋即破空而去。然而就在此时,半空中一声惊天雷吼,竟是先前那只黑翼巨魔神去而复返,巨大的双翼舒展,挡住了浅翼巨魔神与绝代天骄去路。

绮罗生见状双眉一皱,指间金色电光竟凝成如手中艳刀一般的长刃直指云霄,从旁袭上巨魔神侧翼。黑翼巨魔神猝然受创,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痛吼,随即狂怒地向绮罗生冲下。

“你——”绝代天骄在巨魔神背上目睹这一幕,手中殛雷之力同时遥遥送出,却因重伤后气力不足在半空中难以为继。他几近目眦欲裂,正欲不顾性命从高空跃下,巨魔神却有所感般骤然加速,顿时冲出结界,又破开了烟都的包围。

最后一眼,绝代天骄只见那人伫立原地迎上巨魔神之力,身躯随之化为点点金芒消散。

——那分明是他所熟悉的,战云之人身死时云化的情状。

层层云翳叠嶂早已遮蔽了视线,然而那一幕却历经百年不曾忘却。

[TBC]

评论(5)
热度(19)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