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永远不变的纯粹

“这是你永远不变的固执,是否也是我永远不变的强求你。”

二哥入魔后,朱闻回魔界与九祸谈判,随后冰释前嫌,但朱闻仍坚持要离去,救回二哥。当时,看着朱闻离去的背影,九祸这样说道。

 

我想,永远不变的,其实不是固执,也不是强求,而是无论朱闻苍日,还是银煌朱武都和九祸之间不可调和的理念上的矛盾,是他,对于纯粹永远不变的追求。

 

初时看朱闻对二哥说起他和九祸的故事,觉得极其不可思议,为何身为鬼王继承者的他要放弃王位,而不是选择成为鬼王,和身为邪族女王的九祸结为连理。直到后来,他说,他想过着平静而又幸福的日子,才蓦然明白,身为魔界战神的他,早就厌倦了战争和血腥,惟愿得一人心而已。但是九祸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她想要的,从来不是纯粹的幸福。

这就是为什么,化身朱闻的他会在遇上二哥时,就表明自己“是交朋友,不是交立场”,强调自己的真心诚意。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是如此的珍重二哥这个朋友,不断的强调“他是我唯一没有任何立场的朋友”。二哥对他而言,满足了他所追求的纯粹的一切:纯粹得不落凡俗的心,纯粹得不染私欲的爱,纯粹得舍己存道的武,纯粹得忘却生死的情。

而二哥想必也明白这一点,因此他在最后付出生命时,也只是因为想要唤回朱闻苍日,而不是要求他为了谁而做什么。至今最让我动容的,仍是那一句,“因为你,太多情”。那是最纯粹的情分在生死之间的慨叹,那一刻二哥伤已致命,所以他一改之前对决时的坚定语气,也收起了凛人的气势,只是浅浅的这样说出。

 

想来,银煌朱武是可悲的。作为一个魔,他确实太多情。他在前半生错付了情,得不到他想要的纯粹之爱;后半生这份弥足珍贵的纯粹,却是以二哥的生命来得以成就。生在魔界的他,始终有着双重身份:一面是不能摆脱的鬼族之王的身份,另一面,是始终执着追求纯粹的朱闻苍日。当他终于得到纯粹时,那个能给予他纯粹的人却已经微笑终结在了斩风月下。难怪他会悲叹,“失去唯一的挚友,朱闻苍日还有什么意义!”

 

PS:很久没上lofter,今天一口气把这一段时间来写的所有朱箫评都放上来了。所写下的东西,所有过的深思,即使没有人记得,自己也要记得才好。

评论(2)
热度(19)
  1. 暮暮Pluto 转载了此文字
  2. 意轻尘Pluto 转载了此文字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