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从开始到结束

序:

终于能提笔来写这一篇评。或许时至今日写下的些许,就是属于我自己的“求一个印证”,也是我对于朱、箫二人各自故事最深的执念。

从今后,悠悠白日,漫漫长夜,概能从此番执念中走出,不再引此为憾,为情之结。

 

————————————————分割线——————————————————

 

在化身恨长风的朱武从绯羽怨姬处得知九祸已死时,他的反应是抱起九祸的尸体一路狂奔。他对补剑缺说:“为什么心已经碎了,我却流不下一滴眼泪?”而补剑缺的回答是:至恸无泪。

作为朱箫党人,曾经看这一段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想到二哥死时朱闻曾落泪,因此而总觉得他重九祸而轻二哥,有负后者用生命让他找回本心,而九祸却用生命来逼他为魔界牺牲自己的本心。

 

然而昨日重新回想起来这一段,却有了不同的了悟。

 

之前看霹雳这部分的剧情,始终都是以朱箫,朱九之类之类的感情为中心,甚少考虑到其他。事实上,他们每一个人的行为,都和霹雳世界大背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的行为,也绝不单单是简单的个人间的爱恨情仇。虽然银鍠朱武是多情之人,但他并非是除了对九祸之情什么也没有的人,我始终相信,相比爱情,他更珍视也更尊重自己的独立人格和本心。

 

朱武在救回入魔的二哥后,已决心“带领魔界征战中原”,这亦是为何他在傲峰上转身离去时就以决绝的语气道“下次见面时,将吾定位为敌人吧!”这是他面对九祸,面对亲人,面对族人时的妥协。此后他的行为带着某种自残般的决绝,在露城下对挚友提刀相迎,盛怒之下逐走朱闻挽月,以冷漠的姿态干脆利落的斩断这些情感牵连,完全不符合之前他多情的风格。

而他对九祸说他回头是因为九祸的改变,这说明他其实仍然是为了“情”之一字而妥协。此时的他,想必已经把对于九祸及其可能对他情感的回应当成了一种唯一——能证明他还是自己,而非魔界的最高杀戮者的唯一,或者说是一种对这些纷战结束后于未来的期待和梦想。

因此他得知九祸之死,得知之前为救这个梦想所付出的一切代价皆是空时,他才会如此的失去理智,如此绝望——当如他般的一个人得知自己抛却挚友、抛却亲情、抛却本心、放弃几乎是所拥有和珍视的一切,竟然是毫无意义,这个梦想竟然只不过是一个诱饵时,他的崩溃和至恸可想而知。他始终还是多情亦重情,不愿冷血无情的,九祸死之真相让他发觉魔界诸人正在逼他到一个他无论如何也不愿的境地中。

因此,我想,他在这里的情感,被欺骗的愤怒、恨和悔意其实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而绝非只有由于得知九祸死去的伤悲。

而旁白里同样印证了这一点:“听不见呼唤,是风声太过于凄厉吗?看不清方向,是不是雨水蒙蔽了双眼,理智摧毁,情感崩溃,还有什么能失去?”至此,银鍠朱武已失去了他所珍视的一切,而他之前所做的违背本心的行为,确是由于“听不见呼唤”、“看不清方向”、“蒙蔽了双眼”。

而他在埋葬九祸时,亦提到了来世的生活。“有贤妻、良友相伴,我死后的人生,很平淡的幸福。”那是他永恒追求而今生却永远不能再拥有的一切。

 

反观于在二哥之死时他的表现,面对挚友的手下留情,他近乎无理地爆发出了“我不许你死”“我拒绝”等语,这对于“心机深沉、为人冷酷”(戒神宝典语)的银鍠朱武来说几是不可思议的。

这是一种任性似孩童、真性情的爆发。

概是他知道,面前这个人就要逝去,从今后,再也无人能包容他的任性,再也无人,能看到他心底深处的那个朱闻苍日的本心,那个他真心想要成为,却只能困于枷锁的本心。

 

二哥之死让他感受到的是失去自我的悲,而九祸之死揭示了残酷的真相,让他感受到的是人生再无意义的痛。这两者的至恸程度,不可同日而语,自然也不具可比性。

 

私心所致,不得不再观二人天邈终战。这一战中,其实朱武的表现,始终是异常的。

从一开始面对戒神老者时状似轻松的“如果我输了呢?”,其实他内心是对战败就死,抱有希冀的;

到眼见二哥受伤时一声接一声的“箫中剑,认输!”;

再到最后脱口而出的“明知天之见证能取吾性命”,都表明他面对这一战的矛盾心态。

一方面,他内心深处绝非没有想过自己会输,甚至或许有那么一丝希望自己能输——战死,就不用面对这些纷乱,不必再被困于这枷锁中;

另一方面,作为银鍠朱武,他不能输。天魔池中还有垂危的九祸母子,魔界还需要他。他不能这样就死。

因此,他在面对这一战时,是求死然而不能一死,须胜却又不愿战胜。

这也是为何他对戒神老者说的是“吾非赢不可”,而非“吾一定要赢”。

若赢,也是无奈之下的结果!

 

在这一战中他对箫中剑的一句句“认输”,还有那一句“你真是固执得可恶!”,貌似轻蔑,实则为恳求。

仔细想想,若是真正意义上希望决一死战,怎会三番两次催促对方认输。朱武的反应实是焦虑下的恳求。

曾经的挚友,我不愿再伤你,只要你愿意认输,便可安然离去。

而二哥也看出了这一点,于是他在落于下风时仍淡然道:“让我认输,是认定你已经输了吗?”

是啊,在这一战中,朱武早已输了——他们二人,一个是焦躁异常的矛盾,一个是决心已定的淡然。孰胜孰负,早已不言而喻。

这一战之后,二哥完成了他的道,而于朱武,属于他自己的道,从此才刚刚开始。

———————————————分割线————————————

 

后记:

可能是最后一篇朱箫评了,也可能不是。只是目前感觉该写的都写尽了,有酣畅淋漓之感。

昨天删掉了电脑里所有霹雳相关小说图片视频。混迹二次元太久,很多三次元的事情都耽搁拖延了。暂时告别一下陪伴我这么长一段时间的各色故事,大概考完雅思赶完论文,年底再回来看吧。

今日此篇,就当一个纪念。纪念三个月以来,沉迷霹雳中的故事无法自拔。

评论
热度(20)
  1. 暮暮Pluto 转载了此文字
  2. 意轻尘Pluto 转载了此文字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