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此意为君君不信、薄幸辜人终不愤——一时兴起,说说葬云霄与欹月寒

“你不恨吗?对你身上的毒,你失去的心,你毫无价值的人生,以及你悲凉结局的下场?”


对于欹月寒和葬云霄,故事始终有太多留白。

从一开始就不知他们为何相恋,不知他们有过何等海誓山盟,不知他们曾经是一对怎样的恋人。只知道葬云霄因为她而失去妖心,又因为她而脱离妖界;因为她屈从于步香尘,因为她而去杀步香尘,却又因为她的误解而忍辱留在仇人身边。最后,却终是因她而死。

欹月寒,或者说傅月影,其实她并不坏。相反,她可谓十分单纯,有一种涉世未深的小女孩的决绝和直接,甚至她的每一步都透着一种生无可恋的绝望。母亲死于谁之手,母亲的死与谁有关,她就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找上辜独明斗毒,其实上也是赔上自己的生命——他们是约定,若辜独明安然无事,可让她也饮下毒酒;面对南冕,东皇,中狂,她设毒酒以待,面对中狂说“你不怕我杀了你”时,她安然答道“若是能拖一个人下黄泉,那么欹月寒也有面目面对母亲”。与其说她是不畏惧死亡,毋宁说她根本没有多大求生的欲望,她所求不过是报仇,听从天意任由她死亡与否——这也与她刚出场时就说“闻到了毒泉的香味”云云,并试毒又拒绝服下解药的态度相符。

然而葬云霄的重新出现无疑成为了她生命中唯一一丝值得去争取和期许的光明。他带着五毒伞出现在她面前,说着“此情永不变”;他面对她的怒火,并不反抗,却引出行事狠厉的她之小女儿娇态;他解释他失约的原因,说他是为了了解她而换心;他说让她等他,但在与妖界断绝关系后发现她已经参与了凋亡禁决,却仍然说会陪着她;他在她中毒的时候不惜舍命与欲界之人相搏,只为她的一线生机。甚至,他为她屈于步香尘裙下,亦答应她去杀了步香尘。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能留住她对他的信任。这也是步香尘挑拨成功、两人悲剧的原因——其实,她并不是薄情,而是不够信任这个世界,不够信任所谓爱情,亦太过自卑。作为一个孤女,想来欹月寒自小得到的爱和关怀都是缺乏的,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戒备和敌意,她没有能力去相信所谓感情之一物。即使是面对深情如葬云霄者,她都没有完全放下自己的心防。

而她亦太过在意付出和得到。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在葬云霄临死前忍不住问出“你不恨吗?”云云。在她看来,临死仍守着一个实为骗局的承诺是愚蠢的。她始终不能理解葬云霄,因为若是换作她,必然会深恨这一切,深恨自己不仅没有得到爱,还失去了太多。然而葬云霄只是长叹一声“哈……原来”,吐血而亡。在最后的这一刻,他明白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月儿。那么,大概他并不会有遗憾吧?此前种种,已有遗信可交待,往后种种,黄泉下再道尽罢!信中的那句未完的“此后吾决定”,或许也是此意吧?

而最终得到残酷真相的傅月影,扬手撕碎了残信,说自己已不需要了。是啊,想来这个曾经自认为被爱所伤的任性女孩,一次又一次绝望地放手一搏:用性命去毒宴上搏回了今日的地位和身份,又付出极端痛苦的代价获得了今日的容貌和手段,最终却仍是失去了曾经最希望拥有的东西。对于欹月寒而言,一切已无法重来;对于傅月影而言,她亲手毁灭了这个至死都深爱自己的人。那么,大概从此生命中再无光明,只有永夜的黑暗吧。

评论(5)
热度(5)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