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冰山

大概我永远也不敢说自己读懂了萧无人,箫中剑或空谷残声。

 

于我,他是这样一个存在,永远经得起推敲,经得起一遍一遍的看下去,经得起琢磨每一个选择。

他总是会说出出人意料的话,作出出人意料的选择。

他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每一次认真推敲他的时候,都会有新的领悟。

他的人生有太多变数,而他在每一个生命的节点,却始终坚持了自我。

看惯了新剧之后再次回头看跟他有关的剧情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情,因为他说的很多话,都并不只针对于当下的际遇,很多时候我并不能懂,恨不得每一句都去百度百度。可惜百度了也未必有结果

这么说来似乎他的剧情有很多空缺,其实不是,我相信罗陵在塑造这个人物时血肉丰满度和完整度都很高,但她刻意掩藏了一些什么——为了这种留白甚至不惜以“口拙”来标志他,让看起来冰山的他真正如同一座冰山,巨大的真实隐隐浮在表象之下,只待有心人去探寻。

 

今天把他铸造涅槃以及和朱武的最终一战第N次找出来看,然后被他说的“吾一直以为,吾已懂天之剑式之精奥,结果,在铸剑的最后过程,眼见冷霜城的出现,吾才彻底领悟,吾尚在学习舍己存道”引入了深思。

在铸剑的最后,他才彻底领悟了自己仍在学习舍己存道。但其实个人认为早在铸剑之前,他就已经决定要身殒在与朱武的最后一战,以此证道。那么在这之前,他是出于什么样的领悟作出的这种决定?而在彻底领悟之后,他究竟又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这一切,剧外的我都不得而知,所能知晓的,仅是他不断地在看似荆棘密布的人生中悟道,以及作出了最终的选择。

而他所谓的“尚在学习舍己存道”,结合他杀冷霜城时所说“剑若不能惩恶,便是无用。人如不知悔改,誓言无用”来看,我只能斗胆揣测,他所悟到的便是——作为天之剑式的习者当悟天道,作为武痴传人的机缘意在止戈,两者终归都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救赎。超越了个人的爱恨情仇之后,他要做的是该救当救,该杀当杀,但这两者要付出的,皆是生命的代价:

冷霜城无药可救,若要救赎之,只能让其死于天之神器下;
而朱武却仍值得救赎,但救赎的代价却是他自己的生命。

这便是他最终悟到的“舍己存道”么?我不能断言,但或许,这是某一种可能性。

 

想来,我始终无法下笔完成二哥相关同人的原因,亦是在于他实在太深,而浅薄如我,并不能完全懂他,无法在任何故事里为他作选择,或者安排他作出选择。

———————————————————————————————

前几日看到叶小钗和宫无后最终一战时,钗公说“刀以毁灭,剑以创生,生生不息,乃见天地原相。”或许也亦是朱武和箫中剑最终对决中所蕴之道,斩风月代表毁灭之力,而涅槃,则是创生之灵。最终踏出天邈峰的人,终能从中获得领悟。


评论(7)
热度(10)
  1. 暮暮Pluto 转载了此文字
  2. 意轻尘Pluto 转载了此文字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