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意琦行&箫中剑】(友情向)(伪穿越)初心 · 涅槃

先碎碎念几句:

写意呆和二哥概是出于浓厚的私心。大概不能说是双冰山,其实这两人都是外冷内热。

两人都是绝世的剑者,箫中剑身殒之后,再无天之剑式,再无天之神器,霹雳后世之人再也无从得知他心中之道。个人私心设想,若是轰定干戈前几章中退隐在指月山瀑、无从拔剑的意琦行与在傲峰十三巅即将合四剑铸涅槃、领悟舍己存道的箫中剑相遇,那会是何等光景?

相遇相知,相助相惜,都是有可能的吧。

总之这篇纯粹是胡乱开脑洞的产物

其实其中对白就是我个人对这两人剑道的理解吧,只能说自己理解得太浅,因此也只能写成这样……

大概算是OOC了?大概最大的OOC处就是两人在这里话都太,多,了……

———————————————分割线———————————————

 

山瀑对月,山风寂寥。

“过了数日,仍是无从拔剑。何以平生轻而易举之事,如今却是难如登天?”

剑者对坐指月山瀑已有数日了。从白昼到薄暮,又自午夜至破晓。

他的面前,有一柄纹丝不动的剑,也只有这一柄剑。

“这番起落,上苍究竟要吾体验什么?”

略带嘶哑的声音,再不似昔日绝代剑宿,如今只余尘土满身。

他绝望般地阖上了一双不再溢满睥睨风采的灰败眸子。

 

再度睁开眼时,眼前景致却完全不同了。

这是一座雪峰。雪下得很大,时不时有大风将雪卷起,飘若飞絮。而他自己,正背负着长剑缓缓行走着。足下的脚印很快便被飘落的飞雪所掩去,再不留迹。

虽是不同寻常,意琦行心内不知怎地却也并无一丝惊异。风雪呼啸和异常的低温似乎并没有给他造成任何影响,他便也只是自顾自地前行着。

而在这条路的尽头,他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背向他,身着一身玄色的雪袍。厚重的皮毛覆盖了袖口,玄黑的帽兜半掩住了面容,只有一头银发流泻而下。而在那人的面前,有一把镌刻着繁复花纹的长剑直直立在雪地上。剑身漆黑鎏金,上有傲人光华流转,看似冰冷,然远远竟都能感到其上隐隐有炎烈之气透出。

意琦行没有继续向前,却也并不出声,只是停在原地,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这一场大雪,沧桑了谁。”

远远的,他听那人轻声低叹道。声音清冷,有如新雪。

鬼使神差般的,他向前走了一步。

在下一瞬间,有冷锋挟着杀气迎面而来,在他身前一寸处堪堪停住。

这人先前一直是微低着头,雪帽掩住了半面。此刻近身相对,才发觉在这人银白的发色下,有着一双碧绿的眸子,以及远胜白玉的面容,在积雪照映下,似乎在隐隐散发着微光。

两人对峙了片刻。

“为何不出剑?”那人问。声音淡漠,隐隐透着如冰一般的寒意。

意琦行沉默了半晌,苍蓝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痛意,缓缓道:“因为吾……已无法拔剑了。”

对面之人将鎏金的长剑一收,斜斜握在手中。

“剑心犹在,拔剑又有何难?”

“剑心虽在,但初心已失,当下之心沉如铅铁,走不出无能为力的梦魇,再不配称昔日绝代剑宿之名。”

“初心么?”那人低声重复着,似是在自问,“吾亦不知,吾之初心,是荒城萧无人,还是傲峰箫中剑,抑或武痴传人空谷残声。”

“你亦有梦魇在心。”意琦行直直看着他,道。

他没有否认,只是答非所问般道:“吾之剑,还不够。”

“不够?”意琦行道,“是剑不够,抑或心不足?”

他又一次没有回答,而是道:“吾之天之剑式,需要天之神器方能使出。如是,吾才能践吾之道。”

“傲峰天然极寒,若非功体特殊,绝难进入。你能来到此地,亦是某种机缘。现在,你可愿助吾,合四剑一铸天之神器?”

意琦行竟无一丝犹豫,开口道:“吾当助你。”

 

他看着那人从雪地下掘出一大块寒冰,其中依稀可见一个女子的躯体。

“她是?”他问道。

“吾最深的遗憾之一。”那人答道,原本淡漠的声音中有一丝掩不住的起伏。

然而下一刻这人的举动却让意琦行一惊。只见他怀抱寒冰,低声道了一句“前辈,永别了”,便将其投入了不远处一口巨大的炼炉之中。与此同时他右掌发出一束白光直射上天,随即一道熊熊火光从苍穹猛然坠落于炉鼎之下。

“莫非最深的遗憾需要用毁灭的方式来遗忘?”眼看这一切,意琦行忍不住蹙眉,质问道。

“非也。若要化消吾之遗憾,只能用最炽热的方式迎来涅槃。”雪袍之人沉声答,翡翠色的眸子遮在眼帘之下,看不出悲喜,“每个人化消遗憾的方式不同,你又会选择何种方式?”

意琦行一时不知该如何来答,思索良久方缓缓道:“吾不知。但至少,吾必须先握起剑。”

那人也没有再问,运气拔起了雪地上的长剑,又从雪地另一处取来三把锋刃,一道寒光闪过,四剑并断,齐齐坠入炉鼎之内。

一时冰冷的雪峰上只余烈焰微微的爆裂声。

 

忽然,炼炉中窜起幽蓝的冷光,数柄断剑发出长鸣,似是躁动不已。此时正是融四剑合一的关键时刻,意琦行看着面前之人眸中碧色一凝,虚虚化掌击出,低喝道:“虚转其实!”霎时气劲发出,如实质般制得炉中诸剑乱气一沉,然而数柄名锋剑意相斥,这一式仍不足以慑服之。

意琦行上前一步,傲然沉意,顿时无尽剑意从他身上发出,直直震慑得炉中数剑猛然一震,随即便不再动弹一分一毫。

见诸剑臣服,意琦行缓缓敛了身上剑意,转身问道:“天之神器若铸成,你待如何?”

“行所当行。”说这话时,那双翡翠般的眸子似乎失了焦距,遥遥注目着远方某处。

“当行者为何?”

“吾,尚在领悟。”

“领悟者为何?”

“领悟吾之道,为吾殒落在一场屠戮中的故园,为吾沉眠在九泉之下的故人,为吾沉沦在无间中的兄弟,为吾违背于本心外的挚友。”

意琦行闻言沉吟了许久,面上神色泛起了几丝微不可察的哀意,道:“兄弟么……吾也曾誓与兄弟共沉沦,甚至为他与天下人为敌……”

“沉沦,值得吗?”

“当然。”

“死也值得?”

“死,是人类用来印证决心的行为。吾之决心从未改变,并不需要如此印证。”意琦行傲然道。

“如此决心,是执著,亦是羁绊。”那人道,有如叹息。

“羁绊亦是悟道必经之路。若无尘世羁绊,始终居于尘外,不染红尘,何来改变,毋论进境。”

“如斯改变和进境,不过是时过境迁之后的领悟罢了。最后,即便吾执剑在手,习武在身,却终究保护不了所爱的人,救赎不了所恨的人。”

意琦行微微阖上了一双苍蓝的眼眸。保护和救赎么?他身为七修之首,却眼睁睁地看着七修死伤零落;身为战云天骄,却无力守护自己的故园和族人;身为绝代剑宿,却连剑都无力握起……那么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领悟,又能有何意义呢?

但心内却隐隐有一个声音道:并非如此。

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那日地狱变前来,在一留衣墓前的对谈。

那一瞬间,他忽然悟了。

“剑为悟道,武为止戈,这两者的意义均超越了个人的爱恨。吾等所要做的是该救当救,该杀当杀,但这两者要付出的,皆是生命的代价。”

那人闻言竟是浑身一震,看向意琦行。良久,他面上竟有了几分了然的神色:“生命的代价么……吾明白了。”

 

话意未落,忽然炉下天火猛然熄灭。一块长形的巨铁冲天而起,直直落在两人面前。意琦行见那人握起一柄巨槌,在向长铁砸下的同时,左掌同时发出明亮的碧荧笼了过去。他亦上前一步,凝剑意于指,顺着这人的气劲一同发出。

只听一声震天巨响随着一道白光爆出,面前的巨铁轰然裂开,而直立在雪地上的,是一柄剑身清澈明晰,隐约透着圣光的长剑——或许此刻已经不能再称为雪地了,地面上以剑锋为中心,一霎间便绽开了一片花海。

“以此剑一战之后,你再也不能回到这里了,是么?”意琦行看着那人一步步走过去,如对待情人一般轻轻捧起了散发着微光的长剑,忽然问道。

那人抬起一双幽深得有如万年寒潭的绿眸,轻声答道:

“这是我自以为,最多情的回报。”

意琦行一时没有言语,良久方缓缓沉声道:“看似无情亦多情,但如此多情却又至冷如斯……你,已经悟了么?”

“吾已在剑上,看见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而你之剑道,还在前方。”

“但吾仍握不起剑……”意琦行声音中有一丝痛意,“剑者不能提剑,与废人何异?”

话音未落,一把剑递到了他的眼前。

“站在顶峰,不是只有剑。”

“回想你之初心,难道在当时的剑道之途上,你的心中只有剑么?”

初心之剑道么……那时的意琦行,剑不过顶,睥睨世间,意气风发。然而如今,还能做到如此吗?

不待意琦行回答,那人收回了手中长剑,细细拂过剑刃,一字一顿地说道:

“吾为它取名为涅槃。”

“涅槃所指,是剑,是人,还是道?”

闻言那人抬首,淡色的唇边竟绽开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有如千山雪莲悄然绽放。“那么你心中所求,是剑,是人,或是道?”

意琦行蓦地抬首,随即定定看向了那双翡翠色的眸子,只觉有千言万语积在了心中,却最终只是道:“多谢你。”

“不,是吾该谢你。吾以为吾已领悟了天之剑式,但你之言语,让吾彻底明了了舍己存道之心……”

话语变得渺远无比,尾音半落,有如一个虚无的梦境渐渐隐去。

 

意琦行再度睁眼时,他面前仍是那一弯明月,那一悬山瀑。厚重古朴的长剑仍纹丝不动地直立在地。

然而他心中的痛感和疑虑却一扫而空,有如云开见月,又如繁花覆满千年冰封之巅。

“此行,是一个结束,亦是一个开始。”

心念一动,数日以来春秋阕第一次发出了悠长的剑吟,随即剑身一震,拔地而起,直直飞入天际。

“古岂无人,红炉点雪春秋行;山月笑卧,亦狂亦侠亦超尘。”

 

傲峰十三巅上,手持天之神器的人睁开眼,眼神透澈而悲悯,翡翠的眸子中仿佛映入了远方天邈峰的影子。

“此步踏出,只存前行,不存前疑。”

如今,他是萧无人,亦是箫中剑,也是空谷残声。

他再不回首,径直向前走去。涅槃微微触碰着冰原,终年封冻的傲峰瞬间繁花似锦,无限生机骤然绽放。

“这是死亡,亦是新生。”

 

天际隐隐有剑吟悠远。

人动,抑或剑动?

是心动。

大道之途,唯心而已;心所行处,便是剑道。

————————————————————————————

注:其中好些句子的出处都是二哥语录……罗陵小姐请收下我的膝盖吧

评论(30)
热度(19)
  1. 意轻尘Pluto 转载了此文字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