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爱过,才知不能爱的痛——记弁袭君与杜舞雩

这段时间补剧被孔雀的一集一表白震惊了。抱着看看到底能再怎么基下去的心理同时,却也不禁觉得孔雀实是个可怜人。

若说执念,或许他的执念不比暴雨轻——暴雨为了得到九千胜陷害最光阴,引九千胜入十八地狱阵,甚至生生扯下九千胜一对绮罗耳至他于死地;弁袭君出于嫉妒和想要留住祸风行,不惜害死自己亲妹。

但我却认为他远比暴雨可怜,至少作为一个变态暴雨可以肆无忌惮地说出自己所想所要,亲手杀死自己所爱之人并将其当做祅撒大神所赐予的礼物——但弁袭君不能,他只能默默埋藏在心里,死守着过去,死守着那对他而言珍贵无比的记忆,死守着记忆里的那个意气风发的人,死守属于他们共同开创的逆海崇帆——但,那个人,早已对这些弃若敝履。

“好不容易咱们才又聚首,你可知吾已压逼多大的内心感受才能这样冷酷看待你…当你返回重掌死印时,是何等熟悉的过去回归感觉重新涌现吾心头,这感触,吾连自己也要欺瞒…”

直至杜舞雩死去后,弁袭君才能说出这样的话。的确,他压抑了多久的情感呢?就连知道剧透的我一开始都死活不觉得他深爱杜舞雩(一上来就是打打杀杀威逼利诱你说他是真爱这是逗我?但随着剧情发展,弁袭君越来越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即使知晓那人心不在此,仍然在背后一次次为那人求情,当面也一次次相劝,却只得到那人说自己所珍惜的过往岁月是一个错误。

待到杜舞雩身殒,弁袭君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再也顾不上逆海崇帆对外的阴谋阳谋,先是疯了一样找暴雨报仇,又找上大宗师决意复活杜舞雩——他何尝不知晓自己是在与什么样的人做交易,但他却不在乎,只要能让杜舞雩活过来,哪怕是立即死于其剑下,他大概也是甘之如饴的吧?

从头至尾,弁袭君都爱得无望——让我不禁想起曾经二哥在傲峰的初遇上问宵,什么是最绝望的爱?最终,他在涅槃铸成之时自答,“爱过,才知不能爱的痛,这就是最绝望的爱。”

而黑罪孔雀弁袭君又何尝不是如此。他的爱,始终徘徊在不能和无法压抑之间,在杜舞雩死后才歇斯底里地爆发,展现在观者面前。

然而那个时候,他所爱的那人,已经永远的离去了。

他只能独自面对这个太凄凉的世界,徒劳地想把他从无间中带回。


评论(4)
热度(35)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