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等抢考位的间隙这会儿超想听傲剑

这首曲子第一次听,就觉得似乎是对轰动时期剑宿的总结

不论是“举杯沉殇,独卧高塚”、“苍茫,伴吾夜宿孤峰”还是“负绝世名封,千载悠悠谁与共

也恰好点了后来轰定干戈前期拿不起剑的心境——“踏尘浪汹涌,天涯何方,能换吾一生从容

啊啊啊剑宿我又想你了【痴汉脸

不知道为什么个人不太喜欢轰动的剧情,虽然有三才战鬼荒,有意绮十八相送,有帅帅的天骄肌肉装,但是总体来说总觉得这部的剧情一直在折辱意琦行

当然,若没有这里的落,哪有后面的起?

说起来非常喜欢轰定干戈16里意琦行在战巨魔神之前攀高峰换装的口白,这段时间截音出来天天听,已经差不多能背下来了:

夕阳西下,远山上,一口沉潜多时的剑,一道锋芒深敛的影,为除恶诛,重攀高峰——

“古岂无人,孤标凌云谁与朋;高塚笑卧,春秋一阕任琦行。”

坚定的步履,束起的发冠,象征再起的决心。一无旁骛,等待着出剑之刻的来临。

曾经和饼干说,觉得这里的黄大念剑宿诗号的语气都和先前完全不同。自然,跟天下澡雪任琦行的出场诗号感觉不会一样,而春秋一阕任琦行的诗号在这之前只念过一次,是刚得春秋的时候。总感觉相较从前,这里多了一份沉朴稳重,有种历经世事磨洗后的内敛语意。

——概是傲气已被磨平,唯傲骨留存。

评论(6)
热度(6)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