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意绮】经年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可曾…来入梦?”


玉阳江畔的一场大雪,足足下了三日三夜。半天空中霾云蔽日,只余一片阴沉沉的灰白。直至第四日晓时,骤雪仍未有稍歇的势头。


此时虽已是冬末春开时节,却仍极冷彻骨,阴飒飒的北风几能挟带着雪片倒灌入人领口。大抵是因着这雪的缘故,往日喧嚣的青石长街上行人二三也无,偌大的玉阳城此刻好似陷入沉眠,簌簌雪落声有如轻微吐息起伏。


却有一人,迎漫天银霜,踏满地缟素而来。


三日来的厚厚积雪直没过金线镶边的蜀锦靴面,轻踏下去便听得细微的喀嚓作响。这雪发白衣之人走在这平日繁华的所在,几要与这素白世界融为一处去,化作一幅天地皆寂的水墨画卷。


绮罗生并不知自己要往何处而去,只是任凭心意而行,手中紧握着一个红白相间的胭脂瓶。暖意透过瓶身传至掌心,是这透骨寒凉中唯一的温度。


不多时,眼前已至一座低矮石桥。桥下积雪愈发的深了。


绮罗生不经意抬眼,却是一怔。


满目六出华绽,却逢雪中花信。


面前石桥孤横,人迹全无。然石桥那头,竟有一树寒梅,色泽如火烈艳,在漫天素洁中那满树披冰带雪的红几乎要灼伤人眼。梅瓣开得热烈,是迎雪盛绽的姿态,未有一丝扭捏做作;但却又分外带着冷月孤峰的清寒疏离,远远望去只引人仰慕而不敢起丝毫亵玩之心。树下一人独立,撑一把四十八股红竹伞,负一柄绿玉嵌格金纹剑,着一身褐结锁边泼墨袍。冷风掠过,便有飞雪并碎瓣落在他肩头。


此情此景,一时也不知是那遍地琼华更合他,还是那清客疏影更衬他。


似是有感一般,那银发高髻的剑者抬眼向这边望来。目光交接的一瞬,他的唇角似有一抹弧度勾起。


“你来了。”

即便是被风呼雪啸掩去了声音,绮罗生也知道那颜色浅淡的唇间是在说出这一句。


绮罗生紧走几步踏过石桥,几近贪婪地注视着他。那一把油纸伞几乎快被茫茫素尘压得辨不出颜色,这人脚下足印更是深深直没入雪中。白底墨纹的长袍下摆早被化雪浸得透湿,又结成了细小的冰凌——分明是这数日来,不曾稍移过一步。


某种细小的尖锐疼痛感从心口扩散开来,绮罗生眸子一涩,脱口道:“吾来迟了…”


剑者亦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语意中几乎称得上温柔,“吾终究是等到你了。”


风愈大了些,雪中夹着冰粒,落在头上脸上有微微的疼痛,两人却都似是丝毫未觉,各自的面上都有着不加掩饰的纯然欣喜神色。剑者抖落了伞上积雪,又将竹伞向绮罗生这处倾斜了些,随后毫不客气地伸手接过他手中胭脂瓶。


“酒尚温。”他道,随即饮了一大口,冰蓝色的眸子里泛上餍足的笑意。

“酒尚温,可堪入剑宿之喉?”绮罗生亦笑,紫眸弯弯。

“正宜…”酒瓶递回主人面前,带着恰到好处的默契,“共饮。”


不知何时竟已风停雪歇。红梅的氤氲芬芳在空气中愈发清晰起来。压在枝头的积雪这才纷纷地,如蝴蝶蹁跹一般飘然而下。一点碎玉般的落在胭脂瓶口,和着温酒饮下,是沁凉的冰雪味道,又带着隐约梅香。


一壶雪脯并不多,又是两人同饮,不多时便将罄尽。绮罗生掂了掂手中胭脂瓶,有些显出不舍的神色来。


“酒将尽了,可惜吾等还未能痛饮。”


“无妨,吾已无憾。”剑者伸手接过余下残酒,仰头饮尽,又低声唤道,“绮罗生。”


“这是……今冬的最末一场雪,亦是最后一树梅。”他听剑者缓缓道,心头忽地一跳,“雪既竟,约已赴。吾…该走了。”


他骤然抬头,银发高髻的剑者深深地凝望着他,忽地伸手拂向他鬓侧。那里一点触目惊心的红衬得他的雪发愈发纯白无暇。微凉的温度掠过,那瓣红梅便在他指间悠悠落下。


绮罗生不由自主地眨了眨眼。只这一个瞬间,满树玉骨花艳忽尽数散落,颜色愈发炽烈,宛若已然燃烧,却又倏忽间不留一点痕迹地消失在半空中。


“……!”

他痉挛了手指,试图去握住什么,无论是面前人的墨纹衣袍,还是以决绝姿态凋尽的寒梅也好——然而却是徒劳。


“意琦行…”


绮罗生悠悠转醒时,恰闻外头遥遥传来咿呀的歌吟声。


这便是繁华所在的妙处了。每年开春,江上封冻初开冰融之时,这城中新作的曲子便也随着春风起了。


他方醒,仍略微有些失神,一时也顾不上起身,只半睁着一双幽紫的眸子,随画舫在破冰江面上悠荡开去。画舫缓缓划开江面,触到水面浮动的碎冰,回荡出一点伶仃的清冷声响。江风吹起舫内轻帷,却隐隐送来一段梅香。


他一惊,几乎是踉跄着起身,胡乱掀起纱帐向外看去——


——船头空空荡荡,只有初春寒凉的冷风迎面而来,激得他打了个寒颤。


“原是一梦么?哈……”他喃喃自语,低笑中却有无尽苦嘲之意,“纵有春风醉,再不复当年……”


他似是极疲惫地倚在船舷上,轻轻阖上了双眸,发间却有一物微不可察地落了下来。


一瓣色泽如火、红得几灼人眼的寒梅,打着旋儿飘落在江面,又无声无息地随流水轻逝而去。


【END】


——在火车上颠簸昏沉中胡乱记下的一个梦。画风诡异请见谅。


评论(6)
热度(27)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