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朱箫】山关留痕(1)

这会是一篇丧病的文,如果能写得下去的话不出意外三章之內会有肉

之前没怎么写过朱箫,也很久没有回顾剧了,有可能OOC……

————————————————————————————————————


天之焱斜斜指地,这柄锋锐无比的天之神器上有鲜血一滴一滴,从剑尖缓慢地滑落。落在洁白雪地上,犹如朵朵红梅艳绽。

有围杀而来之敌的,更多的,却是属于剑的主人自己。

箫中剑一双碧眸已经有些失神。连日的战斗已然让他耗尽了气力,数处身负重伤。再加之——他还中了毒。

“哈哈哈哈,箫中剑,这毒是吾自傲峰寒谷中以极寒之草为药引,历经数十年方得练就。你体质本属冰寒,对极寒之草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排斥,这寒草甚至于你功体有益。”他犹自记得冷霜城说这话之时眸光阴冷如鬼,“你愈是动武,寒草之药性便吸收愈快,如此一来,其后发之毒性即能随之渗入周身……”

似是要验证这话一般,一阵透骨的寒意从他心口散开,让他竟觉浑身血液似乎都要结成寒冰,生生冻凝在周身血脉中。

这便是寒毒发作了。

他何尝不知中此毒后不能动武,然而冷霜城诸人的一路逼杀迫得他不得不出剑应招。

而现在……怕是到绝境了吧。

饶是面临生死关头,年轻的武痴传人面上仍没有一丝表情。他勉力挺直了脊背,右手紧握住他的长剑,深碧色的眸子里瞬间闪起杀意。

“出招吧!”


朱闻苍日一身锦缎红绸,碎花折扇在他掌间轻晃,步履轻快,身形飘摇,凛若白日秋风。

可天知道这副悠闲浪荡子的扮相有几分是真。

风雪愈盛。他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强抑住胸膛中翻涌的血气和浮躁的心绪,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

绝不能让伏婴察觉到自己气血有异。他想,否则若是再来一次咒术催动,自己该是撑不下去了。

然而,他的心跳却变得愈发剧烈,更为诡异的是,其发色也从根部开始颜色渐深——原本暗红的长发竟慢慢变成了血红色。

朱闻苍日长叹一声,突然停下了步子,面上浮现决然的神色。

“伏婴,既然如此,那吾就与你一赌。”他似是在自语,却神色肃然,“若吾输了,自当如你所愿;若吾赢了——”

他话未落音,远处忽有一道极冰寒的剑气疾冲而来。他抬手开扇堪堪挡下,身形也不自觉后退了两步。

“嗯……”他扬声道,“敢问阁下为何要对吾出剑?”

远处一身玄衣、雪帽掩去大半面容的剑者冷然不动,半晌才缓缓道:“抱歉,吾方才遭人逼杀,误将你当成了敌人。”他打量了一下眼前公子扮相之人,察觉他似是有异,“你……可有受伤?”

是名高手,朱闻苍日想。他轻咳一声,道:“无妨……”他还想说什么,胸间气血却愈发翻涌起来。

剑者见他如此,原本清冷无波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愧意:“吾并非……”他忽地话锋一转,沉喝道:“请阁下速速离开!”

“嗯?”朱闻苍日这才发现,剑者手中青锋上鲜血不断滴落,步履也有几分踉跄。

未及他细想,身侧有锐物破空而来之声。

“小心!”

朱闻苍日听得提醒之声,却看也不看,扬扇一击便挡下。那暗器应声落地,箭尖上还渗着绿幽幽的微光。

“这是……阴火之毒?”朱闻苍日皱眉,“这等毒物,何时又出来害人了?”

一击之间那剑者已然勉力提气行至他近身之处,见他不曾为之所伤,似是松了口气,却沉声道:“冷霜城,恩怨只在你吾之间,若是箫中剑今日葬身于此亦无怨。但这位武者与吾不过是萍水相逢,你莫要伤及他人——”

“哈哈哈哈……你以为吾会信你?若是萍水相逢,你又何必维护他?”眼神阴狠之人随着桀桀笑声缓步走出,身后更有杀手随上,正成合围之势,“箫中剑,黄泉路上何等寂寥,就让这人随你一同下去吧!”

“你——”剑者怒喝道,手中长剑飞出,却是力道虚弱,被一击挡回。他如受重创,一口朱红喷涌而出,雪帽也滑落下来,满头银白的长发被风雪吹散,只得以剑驻地才能尽量不倒下,“冷霜城,你太卑鄙!”

朱闻苍日却似是事不关己一般,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剑者。即使浑身染血,却仍是冰雪一般的人——面容远胜白玉,出剑时神态凛然,翠色双瞳蕴着怒气,却丝毫无损其明澈之质。

逼杀之人愈发缩小了包围,将两人困在其间。

朱闻苍日微微阖上了酒红色的眸子,再睁眼时却忽地一笑,缓缓道:“是么,你们要杀吾?”


所有围杀之人只觉自己在下一刻便如坠修罗之地。

眼前的持扇公子仿佛在突然间变成了一只凶猛的野兽,那柄看似无害的纱扇化成出鞘的利刃,一刀过后,便是一片红雪凄迷。

朱闻苍日仰天长笑,他的发髻散落下来,红发披散如同狮子的鬃毛在风雪中狂舞。他下手极狠厉,力道又极大,往往一刀封喉或是一击腰斩,威势令人不敢接近。

冷霜城雇来的杀手们早被他三两下便杀了大半,剩下的平日里饶是再好勇斗狠之人,见他这般杀法,亦是忌惮欲退。

“还有谁来!”他见进犯者退,手中长刃一横,长声喝道。

冷霜城冷哼一声,虽有畏惧,心中却愤然不甘——离围杀箫中剑只有一步,让他就此放弃,如何心甘!

他作势后退,一手却悄然滑过一枚暗箭,直冲朱闻苍日背心而去。

未料朱闻苍日早已知晓此人心性阴毒,他不屑地低哼一声,刃锋一闪,暗箭竟被生生击回,又蕴着极大的力道直撞入偷袭者之身。

冷霜城痛得几乎惨呼出声,他不敢置信地低头——竟是一臂已废!

“滚吧,低劣的人类!”朱闻苍日冷冷道。


一时雪原上只余烈烈风雪之声。

【-TBC-】


评论(5)
热度(23)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