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意绮】初雪

原剧向的小短文,宿舍暖气坏了来点甜的暖一暖

————————————————————————————

绮罗生上叫唤渊薮第三个年头的九月之末,迎来了这年的初雪。

一留衣一面嘀咕着这雪比往年来得更早,一面支使着绮罗生去生火。用他的话来说,虽众人功体深厚不惧严寒,但总归还是暖和些来得舒服——“咱们又不是自个儿就冷得像块冰的人。”

自然,后头这话没敢让某冰块听到。

入了夜,外头天冷,七修众人便就着炉火,围了个小小的圈子。火焰明明灭灭跳动着,映出一室红光。

一留衣不知从哪个角落变戏法般拿出两坛不知名的酒,拍开封泥酒香四溢,招呼着大伙儿同饮。

“这…剑宿不会怪罪么?”绮罗生有些迟疑。要知道七修之首平日滴酒不沾,也常言酒易误事。他们这般私自饮酒,若是剑宿得知,恐怕名招红炉点雪又将再现世间了。

一留衣已有三分醉意了,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又痛饮了一大白,“谁…谁怕他!来,来…接着喝!”

“啧,这话看你对着澡雪还能不能说得出口,”一旁的律弹铗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转头对绮罗生道,“今日初雪,剑宿这会儿定然是在渊顶沐雪吹风,顾不上咱们的…”

共饮一场,待两坛酒罄尽时均有了些微醺之意,便各自散了回房歇息。

绮罗生自然是没醉的,他年纪小酒量却十分好,加之师兄们又不让他多饮,现下只是双颊上染了点晕红。他忍着笑把醉得东倒西歪的一留衣扶回房里,方走出屋门,无意间仰头,竟发觉雪下得愈发大了。

原本还是点点的六出之华,此时成片成片,如鹅毛般纷落而下,将整个渊薮覆在一片白茫茫之中。

他忽然想,那个人,他还在风雪之中么?


此刻意琦行只身着一件滚了墨边的白袍,独自一人立在渊薮最高处。

他肩头全是落雪,未束的长发上也坠上了片片银霜。渊顶已被大雪覆满,他一时竟与这素白天地融为一体,几无分别。

绮罗生慢慢走了过去。意琦行似有所感地回头,在看到他的一刻有些意外。

“你来这里做甚么?”

“绮罗生自然是来此地效仿剑宿,澡身以雪,锤炼精神。”

“胡闹。”虽是训诫的口吻,意琦行语气却没有分毫平日的威严,“此处风雪甚烈,回去吧。”

“诶,剑宿未免太过小气,只一人独赏这雪落美景,难道就不允小弟一同分享?”

“……”那人冰蓝的眸子瞪过来,绮罗生却用一双狡黠的紫眸笑意盈盈地看了回去。

他虽上渊薮年岁不长,却也渐渐摸清了大剑宿的脾性,此刻没由来地确信,这人必不会训斥于他。

然而此情此景,落在意琦行眼中却是另一番模样。

面前的人雪发紫眸,眉目含笑,面染晕色。虽裹着纯白狐裘披肩,身姿在风雪中仍不免显得分外单薄;即便是严冬时节,这人身上的牡丹芬芳却依旧清晰可闻。

素来睥睨尘寰的尘外孤标,心底忽地一动,有些不自然地挪开目光。

于是绮罗生只见大剑宿忽然转身,一语不发地飘然离去了。他愣了一愣,心下有些懊悔。

方才他玩笑逾矩,剑宿怕是着恼了吧。

他有些迟疑地立在原地,拿手中雪扇敲了敲头,不知怎地有些失落。

然他再转身时,却几乎怔住——

天地满目银素,有一人迎风雪向他走来。

意琦行在他愣神的当下已走近了,下一秒,漫天大雪都被阻在了头顶一片阴影之外。

不大的伞下笼罩着两人,小小空间显得分外温暖。

“你功体未臻,如此易感风寒。”语气中虽有身为七修之首的不容质疑,眼神却意外的温暖。

“剑宿这是在关心于吾?”他用雪璞扇柄轻敲着手掌,故意问。

意琦行低哼了一声,半晌才生硬地回答,“若身体有恙,难免耽误你刀之进境…”

“是是是,绮罗生一定不辜负剑宿对吾之期望。”绮罗生笑吟吟地接上话。

意琦行这才面色稍霁,“夜已深了,你回屋休息罢。”

“但小弟敬仰大剑宿凌霜沐雪之精神,剑宿可是觉得绮罗生在此打扰…”

“并未。”意琦行打断了他,又顿了顿,有些无奈地微微侧过了头:“罢了,吾与你一道回去便是。”

绮罗生低头应了,面上泛起一丝得逞的笑意。


许是疏忽忘了关窗,屋子里分外寒冷,绮罗生一进屋不禁打了好几个喷嚏。意琦行见状皱着眉将窗扇合得严实,又忽地去触绮罗生的手。

——冰的。

“吾明日让一留衣为你添个暖炉,”意琦行语气明显不悦,“他现今对同修竟是愈发不上心了。”

“无妨,”绮罗生赶紧道,“绮罗生不是那般娇贵之人,剑宿莫要担心。”

意琦行面色不豫地哼了一声,绮罗生不禁失笑,想了想,又道,“风雪愈烈,剑宿可还要往通天道?若剑宿不弃,今夜就在小弟这里歇息如何?恰好也能帮吾暖一暖这屋子。”

意琦行思索了片刻,道,“也好。”

待到绮罗生解衣上榻,意琦行却还站在原地未动。绮罗生见状笑道:“剑宿莫非是想为小弟守一整夜?这可折煞吾了…”

意琦行嘴角抽了抽,这才灭了烛火上榻。

剑宿身上如此温暖,分明不是冰块嘛。绮罗生迷迷糊糊地想,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听着身旁人平缓的呼吸声,意琦行唇角勾起一丝笑意,蓝眸在黑夜里璨若晨星。

这一晚,渊顶大雪簌簌落了整夜,遍地琼华一如榻上银丝雪发交织铺陈。

(喂这真的是很纯洁的同榻而眠!!我大剑宿才不会那么心急吃呢…

——————————————————————————————————

最近忙成汪,,但昨天看到帝都初雪,还是一下子就想起意绮,我果然是真爱…

天太冷了我要去冬眠了……


评论(11)
热度(59)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