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百岫嶙峋X沐灵山,意绮】女萝语(1)

为了拯救零产出的十二月,先挖个小坑以后慢慢填……

意绮的设定来自于之前阿腰和饼干的脑洞“红炉雪”,心痒难耐拿过来写着先……设定还没完备,先暂且这样有空了再修

————————————————————————————————————

湘波如泪色漻漻,楚厉迷魂逐恨遥。

枫树夜猿愁自断,女萝山鬼语相邀。

 

【00】

再度睁开眼时,沐灵山几乎以为自己身陷于一个血腥的奇诡梦境。

此刻正当黄昏,如血夕霞映入山林,柔柔落在这片原本生机勃勃的疏林间。遍地猩红无声流淌,唯有濒死的幼鹿哀哀低吟,宛如对无辜生命逝去的挽歌。

仿佛炼狱。

而他的手中,原本象征清净无尘的折桂令早已化作屠戮之兵,浓艳的鲜血从其上缓缓滴落。方死去的残魂抵挡不住此刀之力,纷纷不甘地惨嚎哀哭却仍挣扎扭曲着被一一吸入其中。待得此间生魂尽数被收,薄刃上竟泛起一层妖异的绯光。

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长刀哐当一声落地,随即又化为蕴满圣气的折桂令之形。一点猩红从旁侧交叠的尸身上溅上他的脸颊,映出触目惊心的模样来。

他跌跌撞撞地退至山间小溪,想洗净满手血腥,却只见清澈山溪也早被鲜血浸成赤河。

“阿峋……”他颓然低头,对水中染成绯色的倒影喃喃道,褐眸中满是痛楚,“你究竟,在做什么?……”

 

【01】

“萧山?”意琦行瞥了一眼手中青笺,微微皱眉,“不去。”

“哎呀大剑宿,你这可就不对了,身为七修之首你为世间除害也是责无旁贷嘛!”

意琦行低哼了一声:“除害?不过是无中生有的坊间传闻,萧山吾有所耳闻,是浩灵沛盈之地,怎会无端生鬼?”

“……吾怎么知道!先前还听闻某一位道门先天被人寻仇,重伤之际在萧山为山神所救方得捡回一条命,谁知如今竟流传起萧山有嗜血之鬼作祟来……不过近期以来,萧山周遭被血祸洗劫已有数次,吾还是不放心哪。大剑宿,反正你也闲来无事,就去一趟探查探查?”一留衣在一旁絮絮叨叨了半天,见意琦行仍然是无动于衷的样子,扫了一眼闲闲坐在一旁自顾自饮茶的白衣雪发之人,又压低了声音道,“再说了,就算你想成天宅在这里闷死,你那只……嗯……说不定也想出去逛逛?”

意琦行抬头瞪他一眼,却也不禁看了一眼那人,又沉吟了半晌,方道:“你可愿去往萧山?”

这一问的对象很明显,亦是征询的口吻。

那人头也未抬,墨勾的眉眼低垂在一片氤氲水汽中,不疾不徐答道:“吾并无意见。若是剑宿去,吾会随行。”

意琦行默然,旋即起身出屋。一留衣知他如此大有搁置不理的意思,又急急追出去拉他袖袍道:“哎哎别走啊,大剑宿你听吾说——”

剑者没有回头,语气中已满是不耐:“三句话,是吾最后底线。”

“那个……你知道么,吾听说那传闻之鬼身负异力,你这一去,或许能有助绮罗生寻到一些线索……”

剑者周身环绕之肃杀剑气忽地柔了下来。

“当真?”

“这个……吾也不太清楚,不过……”

“吾明日动身。”语毕,剑者拂袖而去入了内室。

“——!”一留衣被他之广袖一扫,几乎一个踉跄没站稳,许是没想到会得到如此爽利的答案,他颇有些无趣地站在庭中,隔着窗棂看那雪发之人不疾不徐地收起茶具,终于忍不住嘀咕道:

“意琦行啊意琦行,你难道没觉得……你对他,纵容太过了么?”

 

【TBC】

 

评论(4)
热度(22)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