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意绮】沧海月明(上) 1-2

鲛人剑宿X人类绮罗生(白小九),点梗来自小天,灵感鸣谢朝言言
不管了写多少发多少吧,努力尽早写完,顺便喜迎意绮月!
————————————————————————

1
逢旬日,海上初阳辄升,白小九早早拖着渔船准备出海了。
十五六岁的少年面上稚气未褪,身形亦未长成,只因瘦削而更显长手长脚。饶是他皮肤天生较白些,在海上日日风吹日晒,也透出少年人常有的淡蜜色来。即便如此,他狭长的眉目却始终如水墨画中的点睛一笔,落在秀美的面容上显得格外灵动盈逸。
待他动作熟练地上了小船,就听到老渡头在身后唤他:
“小九——”
“阿伯早!”白小九头都没来及回,一拉帆,顺着风吹出去好远。
“小九!出海要当心哪!昨天夜里——”
老渡头本想提醒一句,但看少年人猴急的模样怕是听不到了,又注意到他单薄的背影,不由得啧了一声。
“这孩子,一片孝心,怪可怜的。”他摇着头,叼着一根烟管,懒懒地拎起渔网来,“唉,人老喽,年轻人还真是有干劲。”

那边白小九正行往深海。此时逢春夏之交,当季的鲍鱼最是新鲜。白小九这些日子一头往海底钻,专捉鲍鱼,也已积蓄了不少银两。他心想,今日大集开市,如果能收获丰盛卖个好价钱,义父这大半年的药钱就有着落了。
正琢磨着,一个浪头打过来,白小九见怪不怪地转开了船头,继续平稳地行去。
说来也奇,虽是小小年纪,白小九出海却是难得的一把好手。自幼年时他被义父从海边捡到,就天生与水相亲,常随着海边大小渔家出海玩耍,几乎是扑腾在浪里长到了十几岁。再往后,白九身体每况愈下,白小九便一力操持起生计来。他年纪小胆识却令人赞服,天气十分恶劣时也敢出海,往往能在风浪中平安满载归来。
白小九将小船驶到一处熟悉的海域,长绳一头系在腰上另一头系在船心的一块压舱石上,深吸了口气便一个猛子扎到了海里。海风刮人海水咸腥,他却自如得好似一条游鱼,直直潜到了深处。
不知为何,向来十分盛产的海域今日似乎连活物都少得可怜,海水中还有一股奇异的血腥气味。白小九下潜了数次,也只堪堪捞到了小半篓成色中下的猎物。待他不甘心地再度向水域深处游去,却忽见不远处隐隐约约有个漂悬在水中的人影,掩蔓在水草见看不真切。
莫非有溺水之人?
白小九顾不上把篓子里的收获物扔上船,奋力向人影游去。他知晓此片海域鲜有渔家,却因风浪时而狂暴曾有数人溺亡。即便是施救已晚……能为其亲人带回尸骨也算是尽了一份心力罢。
白小九拨开水草丛时已略显乏力,他匆匆扫了一眼这人虽业已失去意识却仍有生息,心下略安,便不管不顾地将其双臂负在背上,勉力游向海面。未料这人刚一动,便有大片暗色血迹在海水中晕染开来,直遮住眼前视线。白小九一惊,却也来不及细察,只是继续向上浮游,直到游至小船旁一骨碌爬了上去才松了口气,甚至连被船边铁钩擦伤了腿肚子都未曾在意,又试图将那人拖上船去。
然而此时,一只巨大的鱼尾忽然从水下拍击而上,船身猛然一震,白小九这半日的可怜收获还未放稳便又重新倾倒回了水中。白小九见状顿时心痛不已,几乎就要重新跳下水将其捡回,却忽然愣在了原地。
等等,鱼尾?

2
白小九看着船板上被他救上的“人”,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若是仅看腰腹以上,这确实是个如假包换的人——然而在本该是双腿的地方,这只活物却有一条亮银色的鱼尾,在刺目的日头下几乎要晃疼了人眼,若不是布满数处深可见骨的创口,算得上是极好的鳞鳍了。
白小九暗地里狠掐了自己一把,居然特疼。
这下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了。
他几乎有些恍惚地看着面前的“人”,心中忽然灵光一动:“莫非是……鲛人?”
除去幼时曾经缠着听义父听海上传说外,他似乎在民间志怪话本里也见过对此类生物的描述:南海外有鲛人,鱼尾人身,从水而居。
白小九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踮着脚踱步过去,仔仔细细打量着这半鱼半人的形貌。
这鲛人的皮肤极为白皙,此刻甚至透出几分死灰的惨白来,如同常年不逢日晒的霜雪;一头银色的长发杂乱地纠缠在半身上,其间粘连着水草和数枚贝类;肩背处有半块残破的金甲,腹部一处创口正接连不断地流出暗红的稀薄血液来,浸染了半截银发,看起来似是刚经历过一场恶战。
饶是白小九向来胆大无惧,此刻也有些手足无措来。不说这等生物人世罕见,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置,这鲛人身上血流不止,其气味也极易招来凶鲨。他年岁不大,心却是一片赤诚,犹豫了片刻却还是咬咬牙做出了决定。他先用艾草焚了些灰敷上为其止血,又扯下几块布片将其伤口紧紧裹住,再用打湿的破布将其覆上,随即用海水冲洗船上留下的血迹后快速返程。
自小义父便教他,万物有灵,性命关天。若是力所能及,一条生命总是值得拯救。
他对此始终铭记,只因若不是世间有人奉此善念,他能否安然长至今日都未可知。

近午时分,海上日头几乎算得上火辣。海浪愈发大了起来,白小九紧紧操持着方向,时不时回头看一眼鲛人。直到离海岸只有数里之遥,风浪渐平,白小九却从海风中察觉到了一丝特殊的腥气。他倏然一惊,察觉到这分明是鲨群逼近的前兆!
白小九这才想起,即使刻意遮盖了鲛人身上血气,自己腿上也是有伤的。
鲨群呈梭状包围住了小船,领头的白鲨在水底露出了狰狞的尖牙,似乎下一刻就要撞击而上。白小九紧紧掌住船头,手心里汨汨出了一层冷汗。
那一瞬间,船板上的鲛人却忽然动了!
白小九几乎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他眼角瞥见有极为明亮的金色电光闪过,船身轻晃,下一刻鲨群已然纷纷匆忙逃逸无踪。
白小九惊出一身冷汗,赶忙去探鲛人是否清醒,却发觉方才那概是他感应到危险的本能反应。
“他竟然没有把我打成重伤。”白小九自言自语道,“在我把他拖上船的时候。”

-TBC-

鉴于个人没有出海的经验,细节都是脑补的,如有硬伤请不要在意😂😂😂😂😂😂

几个月没产过粮,至今没有取关的都是真爱…

评论(3)
热度(20)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