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意绮】沧海月明(上) 9

大纲差不多定了,不会坑,慢慢码。本来一个好好的傻白甜脑洞被我编出了这么长内心崩溃【。应该是主要走剧情,如不合胃口请不要打死我

有点爆字数,10很快接上

————————————————————————————————

9

九月之末,荧惑血光现,大不祥。

海岸边黑云如垒,阴沉沉的天穹懍然。已是初冬时节,海风愈加凛冽遽然,竟带上了几分杀伐之意。日头渐短,眼下暮色已沉,海边早空寂少人。

意琦行散了高髻束发,银丝如悬瀑坠满肩背,披着一身素袍定定伫立。不知多久,忽然海面上一点银色向他疾射而来,他面色不变,左手浮起一抹电能,以一个极妙的角度将那片闪闪发亮的冰晶收入手心。

他张开手指,极快地扫了一眼,同时右手一点白光浮起压在指间,随即无一丝停滞地跃入了海中。

 

白小九正如平日一般去至偏郊的宅邸,这回却吃了个闭门羹。他有些困惑地绕了一圈,才发现门缝下夹着一枚竹片。

“勿近海,待归。意。”

字迹潦草匆忙,显是匆忙写就。白小九压下心头不安,收起竹刀正欲往回走,眼角却瞥到门前树下有一抹银色。他心里一动,凑近去蹲下身,发现竟是一只极为精巧的、巴掌大的小鸟儿,通体晶莹剔透如同冰雕一般,却又活灵活现。白小九刚想伸手去触,却见那鸟儿翅膀极轻地颤了颤。

——竟是活的!

白小九小心翼翼地将它捧了起来,这才发现鸟儿前胸早被贯穿,身躯已然碎裂。他还欲细看,鸟儿却忽然用短喙啄了啄他的手指,随即一阵银光过后,在他手心消失了。同时,一个陌生的柔和男声白小九脑识中响起,语音中带着十万分的焦虑。

“传讯被截,切莫听信前文。速至苍茫海域。”

什么?

白小九不知所措地怔愣了半晌。

勿近海……切莫听信前文……

他忽然站起身来,向海边疾奔而去。

 

狂风呼啸,海潮毫不间隙地猛力拍打在岸边,霾云沉沉地遮蔽了天空,没有一丝光能投下海面。

意琦行在翻腾的暗涌下竭力穿行。他的鱼尾再度现出,银色鳞鳍滑过的水波线条优美无比。他右手指间光刃疾锐无比,遇到稍有阻碍的猛鲨便一剑劈开,以致他身畔三尺无任何活物敢近。

一路深潜而下,海草愈发茂密,原本就光芒黯淡的水中渐入一片沉静的黑暗,只有意琦行手中光刃是唯一的亮源。他静待了片刻,忽尔银眉一肃,白光疾闪之下,向无数个方向刺出!

一时间无数朵黑色的血花在海水中幽幽绽开,偷袭者竟是还没来得及得手就毙命于剑光之下。

“冰楼之人在何处!汝等区区妖族又怎能假传冰楼之信!”意琦行低声道,眉眼间强抑着极怒。他骤然欺身,快如闪电地用一只手掐住了最近一只海妖的脖颈,眼神如刀。

没有任何东西回答他。他手中的海妖张了张口,身躯毫无征兆地爆裂开来。意琦行被这一震之下,功力登时不稳,大片的黑影觑得间隙,如同毫无知觉般蜂拥而上。

意琦行低哼一声,抿去唇角一丝血迹,神色却岿然不动:“妖魔挡道,难阻意琦行!”

一声难阻,意琦行手中白光剧闪,现出一柄刻工繁复之剑形来。顿时海底寒光翻涌如昼,长剑带出无数冰刃,剑威所到之处,群妖辟易。

“冰楼之人在何处?”

澡雪出鞘,战况丕变,不多时就解决掉大半围攻妖物,剩下少数皆四散奔逃。意琦行用剑锋化冰轻易困住了一只垂死的妖物,使其难以自爆。

“吾,吾只知道有埋伏在苍茫海域……”妖物挣扎着道,眼露哀求,“求你……不要杀……”

“哼。”意琦行冷哼一声,解开冰封,转身而去。

他清楚自己被欺入陷阱必是因为传讯中有人动了手脚,如此一来,传讯者那边也定然遇上了险境。审问这些低等小妖也极难得到多少信息,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冰楼之人。

毕竟冰楼之人刚刚苏醒之时元神衰弱,极易……意琦行念及此,心下一惊。

妖族刻意在此时设局,究竟是时运俱佳,抑或早有谋划?又是如何知晓这多四奇观内部之人才知的情势?

 

风暴降临在这片海上。

白小九三下两下拖出紧系在岸边的小渔船,跃了上去。云层浓密得几乎让人觉得透不过气来,向来碧蓝的海水呈现出黏稠的黑色,暴雨瓢泼,小船在闪电和重雷的交叠下艰难地顺着风向滑出海去。

往日平静的海此刻犹如一头苏醒的巨兽,向天地嘶吼出腥躁的狂风,巨浪如血盆大口要吞噬一切接近者。

巨浪一个接一个的拍打在船上,破旧的小渔船艰险地行着,数次被托上浪尖又狠狠坠下。白小九头晕目眩地抓紧船舷,咬牙想着——这样下去不行!要怎样才能找到意琦行呢?

他心念一转,忽尔用手指在腰间竹刀上一抹,也来不及再顾忌力道,锋利的边缘瞬间划破手指,成串血滴坠入海中。

“小九!”

雷声炸响的间隙,他忽然听到背后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吼着他的名字。

“——义父!”白小九几乎被惊得跳了起来,“你怎么——!”

“这种天气怎么能出海,快回去!”义父在另一条小船的船首朝他拼命大喊,被闪电照亮的面容苍老而惶急,“快啊!”

“义父——”方才面对巨浪都不曾觉得多害怕的少年此刻心里全是惊慌,白小九一下没站稳差点滑下船去,“我没事!你快回去!”

他虽知近日义父身体恢复得很快,出门走动已无虞,却从来不曾料到他会跟随自己到海上来。

“……”白九用尽全力朝他说些什么,却被下一声巨雷全然掩住。白九心急如焚,他这些日子行动范围扩大,才慢慢发觉似乎街坊邻里根本没有听过小九所说的“偏郊先生”存在。他与小九相依为命,自是不愿相信小九有意欺瞒,这日便打定主意尾随小九一观。却未料,见到这孩子不要命一般迎着风暴出了海,连他在身后追着喊都没听见。

毕竟是在大海中爬模滚打了数十年的老手,白九奋力控制着在风浪中上下颠簸的渔船,一点点地向白小九靠近。他急喘着,面上泛起不自然的血色,手指也因用力过度而发青。

“义父!”白小九大喊着。

眼看着两船就要接近,下一瞬间,一个巨浪直直击上了白小九的渔船,本就木质发脆的右侧船头一击之下,轰然散架!

“小九!”白九目眦欲裂,却迅速冷静下来,抄起手边一卷长绳将一头抛入水中,“小九!抓住了!我拉你上来!”

白小九死死抱住了半截残破的船身,随着汹涌浪头上下浮动,努力去够那条长绳的末端。不知过了多久,他抓住绳头,又往腰上缠了数圈,打了个结,这才精疲力竭、撑着最后一点气力顺着绳上的拉力游动。

就在此时,一道电光劈下,白小九忽然瞥见远处海面上露出许多熟悉的银白色鳍尖——是方才他割破手指血入海水,引来的鲨群。

“小九!快!”

白小九心下一凉,登时顾不上已经泛起麻痹的四肢,死命往船上游去。鲨群速度极快,待白小九到船身旁时,也已到了附近。领头的白鲨挟着水流从下方疾游而来,白小九一咬牙,抽出腰间竹刀,猛力向下一扎,霎时一股血水从他脚边漫出。

白小九来不及多看,竭力抽刀,逆着水流再度刺向右侧另一只接近的白鲨,却一击不中,惊险地滑了过去。白九用尽全身力量想要顺着绳子将他拖上船来,却在浪潮冲击下全然不得力。

“小九!手!手给我!”

白小九左手伸出紧紧握住白九左臂,另一手竹刀划开,竟是情急之下生生被现出了一道刀罡,迫得群鲨不由得退后了几分。他趁机回头,正欲顺着白九的力道爬上船去,却忽觉背后一股腥风袭来。

——一只白鲨骤然从海中跃起,挟着巨大的水浪向他扑来。

 

-TBC-

评论
热度(17)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