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意绮】沧海月明 10-11(上篇完)

本章有姐夫出场,还有一只便当

上篇写完了,多谢不弃,还有中和下,长度大概差不多,总之会努力写完的……

—————————————————————————————————

 

10

苍茫海域,乃是这片海中最寒冷的所在。此时仅是初冬,苍茫海域上就已结满了厚厚的冰层。

意琦行在海底一路行去,愈发心惊。腥臭的妖血染黑了整片海域,其中间杂着极少散落的纯净冰元碎片。他一招剑睨千秋尘出手,将前方阻碍扫空,这才看清悬在海水中、陷入衰弱的冰楼之人。

那人浑身银裹,惟领口处一抹深蓝色冰结,手持一柄冰晶刃,赫然是冰王玄冥氏。

“冰王?”意琦行讶于来人身份,手中动作却丝毫不停,一股相容的元生造化之力源源不断从其背心输入。不多时冰王便面色稍霁,重新睁开了一双深蓝的眸子。

“多谢。”他低声道,苍白的唇角甚至浮起一抹笑意,“看来澡雪于你助益良多。”

意琦行略一点头,又问:“为何阁下此番亲自前来?又是为何遭遇——”

玄冥氏微微摇头:“吾不知。待吾感应到此地有埋伏,吾便知冰讯被截,匆忙间只来得及派了一只冰雀去寻你,你可有见到?……罢了,无妨。风主身殒多时,烟都不曾稍复,许是有内奸在冰楼中。日后吾等必会多加小心。”他又叹了口气道:“若是此番非吾前来,冰楼讯使必然丧命于此。”

意琦行颔首:“万幸。冰王此来可有什么交代?”

玄冥氏点头道:“有,且极其重要。这也是为何吾坚持来讯。”

“先前你封闭云域入口,三天前战云神宫彻底关闭,无进无出。关闭前阿朝……”冰王不自然地低咳了一声,接道,“骄首派来讯者,让冰楼之人在苏醒后立即将一句话告知汝。”

“什么?“意琦行问道。

“‘海上花为引,巨魔神为御,天意刃为锋。’“

意琦行沉默。

“王姐所言……”良久,他缓缓抬头,“可是斩‘云契’之法?”

“不错。”冰王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绝代,汝可知云泉力量往复轮返,而现今已然开始衰弱?十年之内,云泉将会衰弱到极致,那时,便是千万年来最佳的斩契之机。”

“但同时,妖族亦能感觉到云泉力衰,他们尤为妄想着逃脱云泉束缚。”

“的确如此。”冰王道,“但无论如何,妖族离海后无法发挥出大部分妖力。绝代,现今有能力离海之人仅有汝而已,四奇观缚于此地久矣,能否斩契,重任在汝一肩。”

“吾知晓。”意琦行道,面色凝重,“巨魔神吾曾有耳闻,但海上花、天意刃……为何物?”

“咳……”冰王侧头咳出一口血沫,“绝代,多年来战云与冰楼对此研究多时,吾等猜测天意刃乃是一柄落凡之兵,而海上花……恕吾未曾觅到任何线索,需得汝去人世找寻了。”

他话音未落,又是一口鲜血从喉间呛咳而出。

“阁下——”意琦行忙继续输元力于他。

“不妨事,咳……”冰王抚了抚心口,“方苏醒的元神衰弱而已,但吾不能再留在此处,必须马上回转冰楼了。”

“吾送汝一程。”意琦行道。

正当此时,他忽觉心间一震,正是白小九体肤见血之感!

不仅如此,标符的感应明白无误地告诉他,白小九与他相隔并不远,至少绝对不及此地离岸边之遥。

即便没有海妖族多加纠缠,海上风暴也足以对一个普通人类造成极大威胁——他心念电转间,四周却悄无声息围上无数黑影。

意琦行银眉紧肃,顿时澡雪一声剑啸,剑意蕴着战云电能炸开一方,尾迹在海水中拖出一条长长的白痕。

“先走!”意琦行对冰王道。

 

银鲨巨口之下,白小九不及躲避,却被白九左臂死死抱住,随即温热的血液喷溅了他一身。

跃出水面的鲨鱼一击得食,又重新钻入水下。

“小九……”一时大量失血,白九跌坐在船板上,面色惨白,却还勉力向他笑了笑,“没事,没事了……”

白小九怔怔地看着他从小依赖的义父为护他而失了一臂,心头痛悔几如雷殛。他紧紧抓住白九剩下的左臂,浑身颤抖。

“小九……好孩子,”白九一只手抚了抚他的脸,苍老的脸上满是平静的慈祥,“太危险了……没有下次,知道吗?”

“义父……对不起……”白小九哽咽着道,又一道闪电击下,海面上暴雨骤然倾泻而下,将他浑身打得透湿,新鲜的血迹遭雨水浸染在外衣上晕开来。

“小九,别怕。”

在震天的雷声中,白九嘴唇翕动,带着一丝笑容,无声地对他说。

白小九眼眶通红,无意识地舔了舔嘴角,只觉这雨带着浅浅的海盐味,滑入嘴角有些涩涩的味道。

风暴愈剧,船身不住摇晃,随着一个个巨浪不断掀落。义父气息逐渐微弱下去,白小九心下一片茫然,只知攥紧了白九的衣角,如同一个迷路的小男孩般手足无措。

正当此时,青霄剑光破水而出。

意琦行跃出水面的瞬间重新恢复了人类的模样,鱼尾收束成腿踏上澡雪剑身。他在海中湿透的白色外袍黏在身上却分毫不显得狼狈,别有一种利刃出鞘的锐利感。

白小九有些怔怔地看着他催动剑意御剑至自己身边,一招震退虎视眈眈的群鲨。

“为何来此!伤及何处?吾已留信让汝切勿近海——”

意琦行蓝眸中还余冷光凛然,转身向白小九伸出手去。不料满身狼狈的少年却似被刺了一般后退一步,细长的紫眸里满是悲恸——还有怨怒。

是啊,意琦行本就足够强,即便落入骗局,又何须自己来不自量力地提醒呢?

不过是白白陷入险境、又让义父为自己送命而已。

“……”意琦行皱了皱眉再欲开口,却见白小九回身紧紧抱住了他身后已然闭上双眼的老人,再也止不住眼中的泪水。

 

11

作为战云族最铁血勇悍的战士,意琦行——或者说绝代天骄,丝毫不能理解人类对于死亡的悲痛。

于族人而言,死亡不是痛苦,反而是无上的荣耀。数千年前战云族因故而坠入海中,数代人终其一生难以回归,但英勇战死、接受云葬后,精魄却能安然化云回返天上。

也正是因此,意琦行在一片阴影中静立,长长地注视着那个在海边独坐了一整天的少年。

血红色的夕阳打在身上,将白小九的背影拉得极长。他身边有大大小小数个歪斜的空酒坛,他一手捞起一只空坛又扔下,另一手捧着小小的骨灰盒,一滴泪毫无征兆地落在了上面。

“义父,小九没哭……”他喃喃地说,“小九一定会变得很厉害……义父你看,我习了刀——”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腰间竹刀出鞘,一招一式却笨拙得如同幼童戏耍,步法亦是凌乱无比。如是不久,他终于足下一软,跌坐在细沙里。即便如此,他犹不甘地以刀驻地站起来,再一次挥起刀来。

恰逢夕阳天水相接处只余最后一线,遽然沉海的一瞬,白小九原本瑰紫的眸子中竟浮现了几丝血光。

然而一式未尽,白小九手中的刀已然被击飞了出去!

意琦行不疾不徐地向他走去,沉重的剑意在步履间不加收敛地释放出来。他行至白小九面前,一双蓝眸冷肃之极。

“汝之刀已失。”他说。

白小九抬头看着他,细长的眸子里慢慢多了几分清明,却没有多言,踉跄着捡起了刀,重新站回意琦行面前。

他以刀相向,道:“再来。”

一式过后,竹刀复又脱手而出。

白小九紧咬着牙,二度捡起竹刀。他出手的瞬间,面前意琦行手中白光大盛,竹刀寸寸化为齑粉。

一瞬间白小九素来温润的眸子里竟多了三分狂意。意琦行一动不动地注视他,周身剑威愈盛,冷冷道:

“为刀者,刀心为上;出刀式,刀意为神。世间资质奇佳者不可谓不多,但其中心魔横生而入歧途之人绝非少数。吾意琦行在旁,绝不容你坠入此道。你可明白?”

不等白小九回答,澡雪之形忽尔在他手中再度显现,雪白的剑光霎时直上九霄。意琦行提剑出招,剑势瀚逸在外而剑意沉敛于内,银鬓皓皓,衣袂飘然,竟牵动海面大浪翻涌共鸣。

落日已沉,天际无一丝光,唯有此人身侧三尺清光足以破日,浮云地纪,皆为所撼。

良久,意琦行收剑,沉声道:

“武学各脉传承起落,上下千万年,其中强者何其多。欲为强者无可厚非,怨己之弱亦在所难免。然你可知,最难勘之障是什么?”

白小九垂头沉默了许久,方才颓然立起,仿佛被抽空了全身的气力。

“我……”他动了动唇,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意琦行不知何时已立在他面前。

“汝可愿随吾离开此地?”

白小九一怔。他下意识抬头看向意琦行,却见那一双冷肃如冰海的蓝眸里,满溢着平静的和波。

“……好。”

 

[上篇-风波起 完]

-TBC-

评论(6)
热度(18)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