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意绮】沧海月明(篇外1)

为什么是篇外呢,因为正文要跳到几年之后啦,长大了才方便走感情线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比较短,灵感来自小天的同眠梗

——————————————————————————————

篇外1-雨霖铃

深秋时节,渊薮苦寒而多雨。十几年间长居海边,白小九早已习惯温和湿润的季候,此时改居于这高峰上,一时只觉适应不来。他功体尚浅,不似意琦行般寒暑不侵,在渊顶的寒风中练刀时常常半身皆冻得麻木,手上刀刃却仍然稳如寒铁。白小九自上渊薮潜修,痴迷于习刀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意琦行也由得他去,只时不时前来指点一番。

这日白小九收刀回鞘时已然是深夜了。淅淅沥沥的寒雨落了他满身,白小九拂去刃上雨滴,只觉这雨下得恼人至极。回屋后他周身疲累,匆匆收掇便和衣卧下。

谁知这雨至夜半愈下愈大,到了午夜时分雷声烈烈,白小九本就因畏寒而睡得不安稳,骤然被其惊醒。叫唤渊薮奇高,自此看去,竟如那天降雷电就落在十数尺之外一般。

白小九猛然坐起身来,怔怔地看着黑沉沉的天空不时被电光劈裂,心间渐如四肢一般寒透麻木。那日海上的惊心动魄和痛彻心扉被同样的雷雨交加勾起,对自身无能为力的痛悔如黑暗中的猛兽般啃噬他的血肉。

“义父……”他低声喃喃道,有什么冰凉的液体落在手背,一抹脸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他恍惚间不曾发觉,一个高髻广袍的身影已然立在了自己门前。

“经常如此么?”意琦行注视他良久,方开口问。

白小九被他唬了一跳,下意识刚想否认,话未出口却在触到意琦行黑暗中仍熠熠的眼神时生生吞了回去。

“……只是偶尔,并不频繁……”他低声嗫嚅着答道,仿佛做了什么错事被抓包一样忐忑。

意琦行定定看着抱膝蜷缩成一团的少年,仿佛是怕惊扰什么一般轻轻走了过去,那双握剑的手轻抚上了白小九的额发。

“不要怕。”他说。

白小九心头一震。他紧紧咬住下唇,这才忍住没有哭出来——仿佛这么久以来,即便他带着胸间满腔难过和委屈,最想要听到的也不过是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而已。

“若汝难以安眠,便与吾共寝吧。”意琦行不待他回答,便将他寝具一并收拾起来,转身出了屋门。白小九有些怔愣地坐在原地,不久意琦行发现他并未跟来,又折返而来,皱眉问道:

“如何?”

“我……”白小九看着他仿若冰凝霜结的眉眼,一时说不出话来。

意琦行却不顾他如何,径直将这半大的孩子半抱半拎了起来。

“汝之功体浅薄,若夜难成寐,白日练刀亦将难以专注。”意琦行道,语气仍不减指点刀法的肃严,“速去吾榻上歇息。”

白小九偏头瘪了瘪嘴,沾着泪的细长眼尾上却浮出一丝破涕为笑的意味来。

 

说是床榻,意琦行的寝处不过是一块能容数人的巨大青石,被他用剑气削得光华平整。白小九的寝具已被仔仔细细展在上头,底下还铺了数层软垫。白小九钻进被子里,才发觉枕侧还有一小块硬物,闪着微弱电光。他好奇地用指尖去碰,触手十分暖热。

“不过是战云电元附在普通石块上,可作取暖之物而已。”意琦行道,将此物塞在他的被子里,又道,“你可是害怕雷电?实则其并不可怕,战云以电能为源,电闪雷鸣在吾族十分常见。你若愿意,吾明日起可粗浅授你收放电能之法。”

白小九在被子里轻轻握住那枚石块,微微点点头,在窗外雷雨声中阖上了细长的眸子。

他忽然觉得,这寒雨也没有那么恼人了。

 

评论(2)
热度(17)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