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在出坑边缘,不必关注XD

【意绮】沧海月明(中)1-2

[中篇-行路难]


1

夜风凛冽如刀。一轮冰月伶仃仃悬在半空,苍白的冷光如水洒落一地。

有一人独立于惊风原上。他背负一柄长剑,一身黑衣带着飒爽的江湖豪气。

远处一个红白相间的身影忽现于月下,几个起落间就到了近旁。

“江山快手让侠客剑久等,实在抱歉。”来人扬声道,声线听上去十分年轻。他腰间悬着一口银刃,红巾与袖口的艳色相映,将一头雪发盘绕束起,水银般的月色映得他面上数朵牡丹鲜活如生。

“哈哈,不曾久等,何况阁下也并未误时。”剑客爽朗一笑,拔剑道,“已至月上中天,那么吾等这便开始吧!”

刀者不卑不亢地一拱手,衣袂轻扬:“请。”

侠客剑一声长啸,手中长剑带着十足的劲力向他直击而来。刀者却不闪不避,双睫微垂,只在剑刺至眼前的一瞬,骤然睁眼,刀锋出鞘!

快不过眨眼的刹那,浓烈如血染的刀意被全然释放,天穹上异象陡生,一弯冰轮竟渐染成血月杀象。

极致带杀的刀意迫得侠客剑回锋借力后退数丈,然而还未待他立稳,一口银刀已如鬼魅般直袭他咽喉要害。侠客剑侧身躲过,正欲觑准错身觅得背后空门回击,却觉对手身形极快地一晃,两人已然再度正面交手。银刀迎面袭来,他长剑侧击,以剑刃相挡,爆发出浑厚的内力,顿时清越的双刃交击声响彻数里。刀者逢此硬击,似是不愿与他正面交锋,身移影错刀路再快上三分,寻常目力几乎只能看到刃上银光在侠客剑身侧的残影。

侠客剑身形不动,一柄剑将周身空门护得滴水不漏。刀者却低喝一声,手中银刃忽绽出三尺绯光——

江山捉影·破!

最后一刻,血月霁散,风止。

剑直指刀者心口,刀亦离侠客剑颈侧不足半寸。

侠客剑却朗声笑道:“若吾没猜错,阁下之刀不肯直撄吾剑,非是不敢,而是刀身难承其力,是以阁下改力为快相战。最后一招下,阁下刀必有所损。倚兵器为胜,此番是吾输了。”

刀者收刃轻抚刀刃上现出的裂纹,略一颔首,声音清朗:“阁下过谦了。兵为人御,吾不能善用吾刀,亦是技艺不精。依吾看来,此战且算平手,不知侠客剑意下如何?”

侠客剑亦收剑回鞘,大笑:“有如此胸襟,早闻江山快手刀名,还曾以为又只是江湖中徒负虚名的把戏。今日切磋之下,才知果然名副其实。幸会!”

 “阁下谬赞。”刀者道,紫眸微睐唇角轻扬,月光下盛极的牡丹妆面上更平添三分明艳,“后辈入江湖时日不多,蒙侠客剑承让。”

“哈哈,如今后浪推前浪,吾等早已江湖半老了吧!”侠客剑笑道,“走,小兄弟,可愿与吾共饮一场?”

“荣幸之至。”刀者亦笑。

 

2

小镇上风物纯和,一派尘世安祥景象。一条清澈小河带环而过,低矮的民居散落河畔两侧,间杂着数间小铺。虽然简陋,却亦有几分俗趣。

与从前的每一次一样,绮罗生下山挑战了结,便来此地饮半盏茶,沽一壶酒。他寻到熟悉的茶摊,要了一壶最好的牡丹花茶,细细品了起来。

“在下齐烟九点天踦爵,天向严寒,不知阁下可介意吾讨一杯热茶喝?”

闻声,绮罗生抬起头。眼前这人手持晶玉杖,一条鎏金的细链一半坠在脖颈,另一半隐在黑色披风下,分明是一位俊朗少年,不知怎地看上去有五分眼熟。

绮罗生遂点头笑道:“阁下如若不弃,便与吾同坐罢。”

“多谢。”天踦爵施施然对席落座,拎过瓷壶倾入半杯茶水,几个动作间说不出的潇洒好看。他低头浅啜了一口,道:“此茶清香有余,厚重不足,想来一来是用当年的牡丹冲泡的缘故,二来,吾更偏好以晚盛牡丹制茶,因其口感更能留香唇齿。”

绮罗生闻言讶然:“阁下可是亦钟爱牡丹花茶?”

“不尽然,”天踦爵道,“吾对数种花茶有所偏爱,牡丹态艳而不俗,味馥而无郁,便是其中之一。如若天踦所猜不错,阁下该是极爱牡丹的吧?”

“是,”绮罗生点头,笑道,“时人总将牡丹之艳与胭脂粉艳有所联系,能遇到阁下这等知音,确实难得。来日若有机会,能邀阁下一饮吾所制之牡丹花茶,定能共尽其兴。”

“吾十分期待。”天踦爵笑道,“畅谈许久,还未请教阁下如何称呼?”

“白衣沽酒绮罗生。”

“白衣沽酒,好名字。”天踦爵轻轻颔首,“承阁下杯茶之请,天踦愿一份薄礼为报。”说着,他从袖口间取出一物。

那是一柄玉骨折扇,其上细细绘着精致纹路,白底描金甚是好看。

绮罗生刚准备推辞,却忽然注意到扇上花纹模样,不由得脱口道:“这是……”

“不错,这便是江山艳刀。”天踦爵笑道,只见他双手分持扇身扇柄,以一个巧妙的角度,力道交错间,一柄浸着寒光的雪刃现于眼前,“可有意一试其锋?”

绮罗生本该拒绝,却在那雪亮的刀光吸引下,不由自主地用指尖轻触其刃。然就在同一刹那,刃锋如有灵般,轻轻一弹,震出一声清亮的刀吟。

绮罗生忙歉然道:“抱歉,吾并非有意……”

“不妨,”天踦爵笑道,“此刀已为你所有。”

“谢阁下好意,但不过是半杯清茶,如此回报,绮罗生受之有愧。”绮罗生正色道,“还请阁下再三思量,如此神兵,阁下当慎之再慎。”

“百年前九代师前辈将此刀交付于吾,然天踦不力,百年间竟始终未能助其寻得其刀主。”天踦爵叹道,“若不能为人所御,艳刀之锋恐只能注定湮灭世间了。”

“但吾并非……”绮罗生还待再婉拒,却听天踦爵悠悠道:“艳刀之‘艳’岂不是恰合牡丹绘面之意,其中‘江山’二字更是不言而喻,如今此刀最合适的刀主已然现世,如何,你还要拒绝么?”

“阁下如何——”绮罗生这一惊非同小可,然天踦爵只是摇了摇头,“莫要担心,天踦向来不会泄露秘密。如此惊讶,看来你已全然忘了五年前,吾也曾于此处,与你和另一位朋友有过一面之缘?还是,吾该唤你,白小九?”

“你是……”绮罗生蹙眉道,“是你当时指点吾等去往叫唤渊薮潜修?但你形貌为何愈发年轻——”

“嘘……”天踦爵含笑道,“这嘛,便是另一个不传之秘了。”


-TBC-


开学各种忙(都是借口----好不容易凑了一更,我会努力码的……

评论(2)
热度(17)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